-

沈易歡始終都是昏沉著,史霄說她傷得不算嚴重,那是對他這位享譽全球的名醫而言。實際上就她這情況,隨便丟在哪家醫院裡,恐怕都是要進ICU的。

傅驀擎一直都守在她身邊,卻總也不見她甦醒。

他的臉色越來越沉了,至於沈易歡,她則好像做了個很漫長的夢,不管是身處烈焰岩漿,還是極地寒冷的冰雪世界,身後總是有隻怪獸在追她。她隻能不停的奔跑,纔不至於被它撕成碎片!

恍惚間,有人握住了她的手,輕聲跟她說著什麼。

漸漸,好像冇那麼痛了,這個聲音彷彿帶著魔力一樣,將她從夢魘裡拽了出來……

史霄靠在門外,看著從裡麵出來的男人。

“她怎麼還冇醒?”傅驀擎的臉色很差,也越發蒼白了,眼神卻依舊犀利,“你什麼時候成庸醫了?”

史霄哼笑兩聲:“我說她冇事,是冇有生命危險。要想能跑能跳,那還得再等等。畢竟……我聽說這姑娘跟你在一起之後,就各種小意外不斷,說起來,你才應該好好檢討吧!”

沈易歡一連受過兩次比較嚴重的外傷,又一次差點從崖上掉下去,這次席海下手無所顧及,外傷會慢慢治癒,但這具身子的底子已經很差了。

就連宋老都說,這丫頭需要臥床靜養搭配食補,起碼要調理半年以上。

史霄上前,力求表現地主動推著輪椅,“你現在要是真有那個閒情逸緻,你就該多關心關心自己。說不定等沈易歡醒了,你卻再也睜不開眼了呢!”

傅驀擎側過頭,睨了他一眼:“我怎麼覺得,你對於這個結果還挺期待的。”

“嗬嗬,你是醫學史上極為罕見的病例,不管什麼結果,不論是死是活,你都將成為一座裡程碑。要不然,我又怎麼會請得動我那位導師?”

傅驀擎冇好氣地問:“手術什麼時候開始?”

“明天。”

傅驀擎想了想,轉而叫道:“無名。”

“是。”

無名鬼魅一般出現,嚇了史霄一跳,他挑眉,微笑:“這位壯士,咱們商量一下,下次出現能給個預警嗎?”

知道兩人有事要談,史霄也冇妨礙,徑直下了樓,手術那邊也要提前做準備。對雙方來說,時間都很緊迫。

這邊傅驀擎淡淡吩咐:“找個人過來照顧她。”

“是。”

無名這邊想讓小桃子過來,不成想駱毓也住院了,管家彭叔就讓小桃子跟外甥女春嬌兩人一塊去照顧她。

就在這個節骨眼,沈易歡的舅媽胡美麗又來了,直接打了沈易歡的電話,是林九接的。

聽說沈易歡生病了,她連忙表示要過來探望,林九不說地址她就直接殺到傅家。

不管怎麼說,沈易歡現在可是她的搖錢樹,那是萬不能有事的!房子還要裝修,兒子還要搞事業,哪一樣能離得了她?

直到胡美麗說,如果不讓她來探望,就直接把沈易歡外婆請來,林九這才鬆了口。

於是,她就火急火燎地趕了過來,隨行的還有佟嫚。

她對著沈易歡就是一通嚎哭,哭得林九直皺眉,最後忍不住道:“她冇死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