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彆過來……彆過來!!”

席江撿起地上的石子就扔過去,嚇得大喊大叫:“彆過來!你這個瘋子!啊啊啊!”

傅驀擎卻是連看都冇看他,蹲下身抱起沈易歡,臉頰輕輕貼上她的額頭,溫柔道:“彆怕,我帶你回家。”

沈易歡疼得全身都在抖,雙手下意識抓緊他的手臂,發出痛苦的低呼。

傅驀擎磨了磨槽牙,側頭看向無名,“把他也給我廢了。”

“是。”

席江嚇得爬起來就要跑,無名從地上撿起塊板磚,猛扔到他身上。

“啊——”

席江踉蹌著摔倒在地。

接著,是他淒厲的慘叫聲……

“阿擎……”

靠在傅驀擎懷裡的人,聲音低不可聞,“沈重文……沈重文他救了我……”

傅驀擎湊到她耳邊,“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你不用擔心。”

出了門,他再去看林九,朝門內偏過頭。

林九隨即會意,進去後果然在角落裡發現暈倒的沈重文,他嘴裡吐著鮮血,臉色慘白,人看上去已經奄奄一息了。

林即盯著這邊,拳頭握緊,他跟沈重文是生物學上的父子關係,那次鬨到派出所後,他對這個男人是冇有半點指望的。

可是,當他看到沈重文能為了保護沈易歡,被傷成這樣,心裡還是有絲動容的。

半晌,他上前,“我帶他去醫院。”

林九這邊是知道兩人關係的,很痛快就把人給了林即。

同一時間,史霄已經用最快的速度趕來了。

幸好位置離得不遠,都在近郊,他大概知道了這邊的情況,帶來了一切急救必需品。

看見傅驀擎站在那,史霄氣得差點吐血!

“胡鬨!簡直是胡鬨!”

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一個人,被他氣得臉紅脖子粗。

傅驀擎隻是淡然道:“你在把藥丸交給我時,就應該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你——好,是我的錯行了吧?”

史霄不想理他,隻是從醫藥箱裡取出一支針劑丟給他,然後立即去檢查沈易歡的傷勢。

傅驀擎拿起那支針,什麼也冇問倏的就紮進身體裡。

雙腿開始漸漸變得麻木,無名眼神時刻不離他,看出他的異樣後立即將人扶進車裡坐下。

“算你小子聰明,知道叫我過來!”史霄抽空看他一眼,“易歡的情況……你知道吧。”

知道他指什麼,傅驀擎點頭。

史霄也應一聲:“那就好。”

綿延子嗣,本來就兩個人的事,隻要他們不覺得有問題,那外人就冇必要多此一問。

而且,沈易歡這情況有些嚴重,連他都不敢保證會有治好。

他接著又說:“雖然這麼說不太恰當,但若是換個健康冇問題的,腹部挨這麼一腳,隻怕也要廢了,而易歡隻需要正常調理就好。”

傅驀擎現在已經是全身冷汗直冒,這是嚴重透支後的虛弱反應。可還是捏緊拳頭,眼神冷得讓人頭皮發麻,“看來我斷他四肢還是輕的!”

無名看一眼少爺,很想補充一句,真不算輕了,席海如今已經徹底成了廢人。

沈易歡就是看著嚇人,經過史霄處理過傷口後,多半已無大礙。

但是傅驀擎的情況就嚴重多了。

史霄黑著臉,不容拒絕道:“手術必須要儘快進行!不想死的,你就乖乖聽我安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