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自然不肯動手,傅驀擎也早就猜到了。

他輕笑一聲:“也罷,彆臟了手。”

說著就將那把匕首又從她手中取回來,“無名,交給你吧。”

“是。”

無名可冇什麼憐香惜玉的閒心,不過略一抬手,就有人上前,席春梅嚇得臉色慘白,“我看你們誰敢?!”

啪——

一記耳光重重打在臉上。

“啊!”

啪——

又一記耳光。

這力道聽著就疼,段**和左希月都跟著呲牙。

接著,啪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

席春梅的臉都被扇腫了,嘴角也漸漸流了血。

沈易歡蹙下眉,傅驀擎握著她的手,視線都不帶朝這邊瞥的,隻是淡淡道:“她剛纔,是不是說要劃花誰的臉?”

沈易歡心裡咯噔一下。

果然,無名這邊二話不說就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大步走過去

“不要……不要……”席春梅嚇得不停退後,雙手緊緊捂著臉:“不要劃花我的臉……不要……”

林即給自己倒了杯紅酒,找了個最佳觀景地,坐在那愜意地欣賞著。

“阿擎!”

沈易歡連忙蹲在他麵前,雙手握住他的手,“彆在這裡鬨這麼大的動靜好嗎?萬一被有心人利用了,你會有麻煩的!”

“不怕。”傅驀擎麵色如常,唇角上揚,卻冇有笑意,“能利用這種小事找我麻煩的,註定是上不了檯麵。連對手都稱不上,我又何必在意。”

沈易歡怔下,她竟無言以對。

席春梅那邊尖叫著,嗓音都破了音,現場好多人都不敢看了,抱在一起閉上眼睛。

情急之下,沈易歡脫口而出道:“我去教訓她!我去教訓她好不好?”

傅驀擎側首看她,似笑非笑的,“你?”

“嗯!反正不論你做什麼都是為了給我出氣,既然如此,那就我自己去打回來!”

傅驀擎好似在認真考慮,最後歎息一聲:“好吧。”

沈易歡總算鬆了口氣,接著趕緊跑過去,“無名,還是我來吧。”

無名看一眼傅驀擎,後者朝他點了點頭。

無名隨即將匕首遞過去,“用這個。”

“不不不,不用不用……”沈易歡擼起袖子伸出手,“用這個就行!”

她大步走過去,看了眼席春梅,突然伸出手狠狠打了記耳光!

席春梅被打得懵了,直到看清是了誰,她怒目圓睜吼得脖子上都是青筋:“沈易歡你敢——”

啪——

沈易歡不給她再叫罵的機會,一連打了她幾記耳光,直打得掌心都在發麻。

最後,她不想也打不動了,回身來到傅驀擎跟前:“我出過氣了,讓他們都回去吧。”

傅驀擎定定看了她一會,倏爾一笑:“好。”

席春梅是被人拖出去的。

驕傲如她,當眾被繼女甩了幾記耳光,這比殺了她還要難受!

一行人被帶出去後,原本以為終於可以結束了,誰知,竟都被帶去了一條幽暗小巷。

“不是要放我回去了嗎?為什麼帶我們來這?”席春梅驚恐地看著四周,她帶來的那幾個幫手也都怕到不行,直說是受席春梅指使!

“你們這群忘恩負義的,平時收了我多少好處、受了多少恩惠!”

“嗬,那又怎麼樣?就你這脾氣,也就我們能受得了!”

無名站在巷口,抽出根菸來點了下,背過身去看著街上人來人往,聲音不大:“年紀大了容易糊塗,該讓他們都長長腦子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