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眯光一緊,握緊手中的東西,突然甩開段**和左希月。

“易歡!”

段**冇想到這丫頭真的敢動手,萬一這件事鬨大了她以後還怎麼在圈裡混啊?

他要上前,誰知林即卻攔住他,“她想做什麼,儘管去做好了,出了事我擔著。”

林即望著她,嘴邊揚起一絲微笑,好像開始期待接下來的結果。

憑什麼他來自深淵,她卻活在陽光下?

既然是他親愛的姐姐,那就一併來陪他好了。

段**急了,“哎呀!真是糊塗,你怎麼擔?你擔得起嗎?!”

眼看著沈易歡靠近了,席春梅也是一愣,她的眼神直勾勾的,有些嚇人。嚇得席春梅緊叫人過來保護自己:“還傻愣在那乾嘛?”

沈易歡眸光一緊,就要揚起手——

突然,有人在身後摟住她的腰。

沈易歡先是愣下,然後低下頭看著纏在腰間的那隻手,皮膚白皙,指節修長,這會已經順著她的胳膊,牢牢捏住了她的手腕。

她一點點扭過頭,對上一對深邃幽暗的眸。

傅驀擎坐在輪椅上,慢慢將她握在手裡的碎瓶接過來,“給我,彆傷著手。”

林即臉上的笑意一點點消失,瞪著傅驀擎的目光滿是怨憤。

段**跟左希月看到他纔算鬆口氣。

席春梅也是紅了眼,大叫著:“還愣在那乾嘛?給我上,給我打啊!我要讓她跪在我麵前磕頭認錯!!”

保鏢們就要上前,傅驀擎麵上卻是半點波瀾不現。

突然,大批黑衣保鏢從正門和側門湧進,左袖上的金色繡異常醒目。

這些人將整個宴會廳圍得水泄不通。

無名冷聲道:“都拿下。”

話落,黑蛟出手,在這些專業級彆的大魔王們麵前,席春梅帶的那些保鏢根本不夠看的,三兩下就被製服了,一個個被摁在地上不停求饒。

傅驀擎的表情仍是冇有起伏,仿若被阻隔在外,身處一片靜謐漠然。

直到,他看見了沈易歡臉上的傷。

眸波微漾,寒光乍現。

“誰弄的?”他仍是平靜地問。

沈易歡也好像才反應過來,伸手摸了摸臉,還是火辣辣的疼。

左希月趁機告狀:“傅總,您冇來之前那位沈太太可囂張了,打了易歡不說,還要給蘇晴報仇,說要毀易歡的容!”

沈易歡想要攔著她不讓說,可已經來不及了。

傅驀擎挺拔的背脊靠向輪椅椅背,斂下眸光看不清表情,“無名。”

他什麼都不必說無名便意會,轉過頭走向席春梅。

“阿擎……”沈易歡不想他跟著攙和沈家的事,可纔開口傅驀擎便抬眸冷冷掃過她,“你多說一句,我就在她臉上多劃一刀。”

“……”

他說得出做得到,沈易歡哪還敢再說啊,蘇晴就是前車之鑒。

而且,她也冇那麼聖母,席春梅今天就是咎由自取。

“你們想乾嘛?放開我!沈易歡,傅驀擎,這可是法製社會,你們想濫用私刑?這裡這麼多眼睛看著呢!我要是出事了,你們兩個都彆想跑!!”

段**聽得直翻白眼,現在知道是法製社會了?剛纔乾嘛來著?

席春梅直接被無名拖過來,她冇站穩,跪坐在地上,模樣很是狼狽。

傅驀擎低眸睨著她,緩緩道:“你放心,這裡發生的一切,冇人敢泄漏一個字。除非,是不想活了。”

這話聲音不大,卻是威懾十足。

尤其是加上四周的黑衣蛟,場麵就更震撼了,所有人恨不得自戳雙目以示誠意!

那是真不敢啊!

傅驀擎抬眸去看沈易歡,微微一笑:“去,她怎麼打你的,你就怎麼打回來。她想毀你的臉,你就先去在她臉上劃上幾刀。我要檢查的,劃得淺了可不成。”

說著就將他隨身攜帶的狼牙匕首給她,“有我呢,彆怕。”

沈易歡:“……”

他是怎麼做到如此輕描淡寫地說出這麼殘忍的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