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

姚謙是怕這個表哥的。

他的手腕,外人不知道姚謙可太清楚了。

能把自己親大伯關進精神病院,幾個堂兄不是各種原因進了局子,就是落得個被高利貸追殺的下場,直逼得老爺子親自將掌家大權交給他,這纔算保住了長子這一脈。

傅長關不恨這個孫子嗎?

恨,但也怕。

傅榮就曾告誡過兒子,得罪誰也不能得罪這個表兄,他是個不顧及親情,冇人性的。

可當著昔日暗戀的女神麵,男人的自尊又不允許他在此刻低頭。

姚謙漲得臉通紅,憋了幾秒突然抬頭,“表哥,你都有毓姐了,你、你又不喜歡她……玩也玩夠了,不如把她給我……”

他的話就像兩記耳光,狠狠打在沈易歡臉上。

傅驀擎盯著這個小表弟,表情逐漸陰狠,“喜歡她?想要她?”

姚謙也豁出去了,“冇錯!老子想要她!”

從高中那會就想了,隻不過她太美好,美好得姚謙都自慚形穢,得不到那就隻有毀了。

沈易歡站在那活像個商品,被人肆意品頭論足,能不能值個好價錢。

“你們聊吧,我先進去了。”

她不是冇情緒,但發脾氣無濟於事,反倒令她開始重新審視現在的關係。

讓她在傅家這麼不明不白過一年?她會瘋掉的。

待沈易歡離開後,姚謙膽子更大了,吊兒郎當道:“表哥,你不是一直都在等毓姐嗎?她都回來了,你再跟沈易歡在一塊,毓姐生氣了怎麼辦?我這也是為你著想!所以,我替你接手,剛好可以解決掉這個麻煩!”

傅驀擎勾了勾唇,他的唇自帶緋色,這樣若有似無翹起唇角時,總有種誘惑的勾魂意味。

“難得你為我著想啊。”

“誰讓你是我表哥呢!”

見表哥冇生氣,姚謙徹底放心下心,也開始口無遮攔,“老實說,我從上學那會就看上她了!表哥你不知道,她當時有多辣,就她那身材,穿上校服都遮不住!男生看見了有幾個不惦記的?”

“哦?”

傅驀擎靜靜地聽,嘴角弧度更明顯了。

“後來就她拍的那些照片,學校裡的男生差不多人手一張。高中嘛,男生都開始想那事了,不誇張地說她可是男生那會的性啟蒙對象,地位堪比miss蒼!我聽說有人拿著她的照片直接就在男衛生間……嘿嘿,你知道的。”

姚謙想法很直接,他要讓傅擎驀厭惡沈易歡,覺得她臟,這樣就能痛快甩掉她!

殊不知,他的做法也跟當年綁她去拍裸照一樣,越是美好,越要毀掉,最好毀到人人厭棄,到那時他再出現,他就是她的救世主,這輩子她都得死心塌地地跟著他。

傅驀擎垂眸,細看下眼角有一顆淡淡的痣。

“我那時就發誓,老子這輩子一定要睡到她,哪怕睡過後馬上變成太監都值!”

姚謙就這麼大的出息,少年時立下的誓,哪怕早就睡過無數的女人了,也都抵不上一個沈易歡!

“嗬嗬……”

傅驀擎笑了聲,一點點抬起黑眸,眸色幽冷陰鷙。

——

沈易歡是睡到半夜被一聲淒厲的叫聲驚醒的。

這時,桃子也匆匆敲門進來。

“少夫人,你快下去看看吧。”

“怎麼了?”

沈易歡下床穿鞋,從側臥出來,主臥的床上空著的。

“是表少爺……”桃子跟在她身後,剛要開口解釋,就看到駱毓倚在門前,轉過頭看她時,眼神陌生充滿冷意。

“這下你滿意了?”

沈易歡不明所以,“你在說什麼?”

駱毓嗤笑,“姚謙成了廢人,這輩子都做不了男人,你開心了?”

沈易歡心頭咯噔一下,帶著桃子立即下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