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經紀人接了個電話,“哎呀,是劉總啊,我正想找您呢……”他用眼神示意林即乖乖待在這彆惹事,然後就出去接電話了。

林即捏著手機,一圈一圈轉著玩。

琥珀色瞳孔微微縮緊,倏地拿起手機進入威博……

——

夜城集團。

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沐在一片淺金色的光裡,冷白的皮膚透著一絲充滿破碎感,可人卻是冷冰冰的。

他看著對麵的男人,似乎在等他開口。

傅傾堯喝口咖啡,緩緩道:“你三堂嬸也就是我三堂嫂的事,我聽說了。嗬嗬,乖侄兒,下手倒是夠狠的了。”

傅驀擎不緊不慢道:“她當年造謠我母親是因,今日就是果。若真論起狠來,那也是從窗戶上推她下去的三堂叔也就是你三堂兄足夠狠。”

傅傾堯笑了:“你不也順手把他送進了監獄。”

“做錯事總是要付出代價的,就像當年一樣。”傅驀擎眼裡的光又暗了暗。

傅傾堯唇邊的笑意也更意味不明瞭,“誰說不是呢。”

很快,他又慢條斯理地問:“接下來,該誰了?”

對麵的男人擺好三張照片,一張一張,擺放得很慢,“他們就是那晚強暴了她的人。”

傅傾堯臉上的笑瞬間凝固,僵直的視線落在照片上,眸底彷彿淬著難以消融的陰毒寒冰。

連偽裝的笑都不屑了,他收起桌上的照片,“他們歸我了。”

傅驀擎冇攔著。

室內陷入一片詭異的寂靜中。

這時,陳子鯽敲門進來。

他將手中的平板電腦遞過去,“老闆,您看這個。”

傅驀擎抬眸掃了眼,竟是林即在威博上公開@了自己!

他略挑眉,伸手接過來看。

對麵,傅傾堯也瞄到了,玩味得挑眉:“姐夫?”

傅驀擎冇理他,去看林即衝上熱搜的威博,【@傅驀擎介紹一下,我姐夫。】

他的眸尾略一上揚,嘴邊也跟著輕扯下。

哼,倒是聰明。

林即在娛樂圈這麼久果然不是白混的,知道什麼時候該伏低做小,知道靠山要找最大的。

不過,這聲“姐夫”卻讓人聽得很舒坦。

傅傾堯一手托著腮,有趣地盯著他,

“驀擎啊,你可真是讓小叔叔刮目相看,除了報仇冇想到你也會對彆人的事這麼上心。可見我這位侄媳婦,真是把你給拿捏住了。”

傅驀擎抬眸,朝他這邊瞥了了眼。

“你跟我,隻是暫時目標一致,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互不乾涉,偶爾可以合作。除此之外,還是少碰麵的好。”

傅傾堯做捧心狀,“怎麼可以這樣說呢?真是好傷小叔叔的心啊!”

傅驀擎冷笑:“如果不是我的身體突然出了狀況,時間變得緊迫了,我根本就不需要你。”

傅傾堯倏爾又笑眯眯地問:“有件事我一直挺好奇的,我在傅家已慢慢積累起了聲望,再熬個三五年就會徹底取代九叔公,你憑什麼會認為我能幫你?”

傅驀擎斂下眸,口吻淡淡的,“就憑你瞞著所有人囚禁了她一年。”

傅傾堯臉上的調笑漸漸消失,眸底變得幽暗,像座暗無天日的地牢。這最隱蔽的角落,如今正被人肆無忌憚地窺探,割裂,刺痛。

“你放心,這筆賬,我以後還是要討的。”傅驀擎的聲音並無起伏,依舊疏離,涼薄。

“嗬嗬……”傅傾堯笑了,很愉悅的那種,“好啊,我等你。”

他懶洋洋地起身,快要拉開門時,身後響起了警告。

“沈易歡不是她。”

傅傾堯眸光眯緊,下頜線繃著,推門就出去了。

傅驀擎冷冷盯著他離開的方向,好似不容人覬覦領地的雄性霸主。

傅傾堯對沈易歡那點若有似無的好感,又或者說是興趣,彆人看不出來,他可清楚得很。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