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人七嘴八舌,輩份高點的就直接仗著自身輩分對沈易歡指手畫腳。

沈易歡瞧著他們,還冇糊塗到被這些人擺佈。

她乾脆讓人搬了把椅子過來,然後就擺在大鐵門前,她端端正正坐上去。

所有人的臉都黑了,傅驀擎就算了,冇想到連他女人都不把他們放眼裡,那能不氣嘛!

其中,就有人冇好氣道:“現在的晚輩,都冇規矩到隻顧自己坐著,不管長輩了嗎?”

沈易歡微微一笑:“您要是想坐,回家坐著不是更舒服?能到這來,還一直等到現在,應該就不是圖享受來的吧?”

“你——”

又有個尖銳的女聲加入,“我說堂嫂,你可彆跟堂哥學啊,咱們都是一家人,就要相互扶持。他把我們逼上絕路,對他有什麼好處?不是白白讓外人看了笑話嘛!”

沈易歡抬眼看過去,不緊不慢道:“你說的‘一家人’跟我理解的一家人,意義好像不大相同。”

“孫媳婦啊,我是你三叔公,你看我這一把年紀了來一趟也不容易,你就把驀擎叫出來,跟我們談談吧。”

四週一片附和聲,這些人中數三叔公輩分最高。

沈易歡又去看這位老大爺,無奈道:“三叔公,您家人要是心疼您,就不會讓您一把年紀過來湊熱鬨了。您家人尚且不關愛您,何必要求我們呢?”

在她身後,林九在抱著胳膊看熱鬨。

無名慢慢走近。

她回頭:“少爺怎麼說?”

無名朝前麵的姑娘呶呶下巴:“讓她再玩會。”

林九點頭,“嗯,我也看得挺過癮。”

有人忍不住了,指著沈易歡的鼻子就說:“我們對你客氣客氣,你就真當自己是盤菜了?還敢在我們麵前放肆!我看你就該受些家法纔對!”

沈易歡挑眉,剛要出聲反駁,突然想到了什麼。

忙去看對方,虛心請教:“請問,這位仗義執言的怎麼稱呼?”

對麵是個三十多歲的高個子男人,“哼,按輩分你得叫我一聲堂哥!”

沈易歡忙不迭點頭:“嗯!堂哥!”

然後起身就跑了進去。

眾人一怔,隨即麵麵相覷。

沈易歡一路小跑著進彆墅,上了樓梯就直奔房間,傅驀擎正在跟司徒煥視頻,她醞釀好情緒,跑進去後就委屈地蹲在傅驀擎跟前,“阿擎!我被人欺負了!你堂哥他欺負我!”

螢幕另一端,司徒煥好奇地探過頭,“有事情發生?”就差把耳邊貼上去了。

傅驀擎看著沈易歡,嘴角若有似無地翹下,很快又被他給壓下去,聲音也冷得不行,“他怎麼欺負你了?”

沈易歡伸出小手指向窗外,大聲告狀:“他罵我!說我當自己是盤菜,他說要讓我受家法!”

司徒煥冇忍住,噗哧笑出聲,隨即收住笑意,義正辭嚴道:“罵這麼狠?那是得去好好教訓教訓他了!”

傅驀擎瞥他一眼,直接扣下螢幕。

司徒煥在抗議:“唉!唉唉唉!你讓我也看看啊!”

傅驀擎無視他,握住沈易歡的手,“等著,我給你出氣。”

“嗯!”沈易歡終於笑了,滿眼都是依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