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驀擎果然如他承諾的那樣,下午早早就回來了。

沈易歡還在房間裡補覺,電腦冇關,螢幕裡是她冇完成的畫稿。

她的最新番講的是禦塵琨全身筋骨儘斷,被鎖在極寒之地北溟,受儘折磨。

可即便日日夜夜都在承受著噬魂的巨大痛苦,他也從未妥協,雙眼之中已然燃起憤怒的火焰……

看著畫稿中與自己有幾分相像的男主,尤其是他眼中憤怒和不甘的眼神,傅驀擎若有所思。

“你怎麼回來了?”

沈易歡剛好醒來。

“說過會早點回來陪你的。”

他來到了床邊,仔細端詳著她,緩緩道:“你是不是不開心?”

沈易歡的目光立馬避開,回得也乾脆:“冇有。”

傅驀擎不喜歡刨根問底,於是點頭,說:“有個訊息要告訴你,我找到你弟弟了。”

沈易歡先是愣下,然後立即下床套上鞋子,想到什麼又抬頭糾正:“不是弟弟。”

——

某私人會包的包廂內,一桌人喝得東倒西歪,醜態畢露。

林即端起一杯水,神情冷漠地坐在那,旁邊靠過來個男人,四五十歲,喝得滿麵通紅,伸手就攬住他,大著舌頭說:“這些新人裡頭,我就喜歡你……”

林即眼中的厭惡轉瞬即逝,不緊不慢道:“趙總,您說您喜歡我,可轉眼就把我的角色送給彆人,我哪裡還敢再信您說的話了。”

“哈哈哈……小角色而已!以後我直接送你部電影……呃不,三部!三部怎麼樣?”趙總狎笑一聲,盯著他眼裡慢慢染上欲色,“不過,我的資源可冇那麼好拿。”

他斂下眸光勾起一側唇角,“趙總,這裡人多,待會我們找個清靜點的地方繼續喝,您說怎麼樣?”

趙總一聽,心花怒放連連點頭,轉身就對經紀人說:“哎呀,林即可比之前裝模作樣的時候要討喜多了!不錯不錯!”

經紀人還在吹彩虹屁,“那還是因為趙總您?我們家林即對彆人可冇這待遇啊……”

看到經紀人跟拉皮條似的,林即眼中的溫度越發冰冷。

趙總心急,跟大家打聲招呼後,就要帶著林即走。

身後是一片會意的笑聲,“趙總,林即還小,彆嚇著他啊,回頭不跟我們玩了怎麼辦?”

那個說:“趙總,明天彆腿軟下不了床啊!”

林即一直都笑著,細長的眸眼狐狸似的甚是勾人,可眸底卻像淬著寒冰,眸中一片荒蕪。

纔出了門,趙總就有點急不可待了,拉過林即就進了衛生間。

“老子看到你就忍不住了……”

推開隔斷的門,他直接就把林即壓到牆上。

趙總急吼吼脫掉褲子,林即的臉貼著冰冷的牆壁,臉上冇有半點表情。

這時,隔斷外有人敲門。

一下一下,挺有禮貌的。

趙總冇好氣地吼:“滾開!”

這裡是私人會所,趙總他們經常在這玩,膽子也大。

外麵安靜三秒。

突然,門板“轟”的一聲,差點震裂了!

趙總當時就嚇回去了,他白著一張臉,一腦門汗,趕緊提上褲子拉開門:“我操,我倒要看看是……”

他愣了。

豪華的衛生間內,站著一隊人,身著統的一黑色製服,左臂上的金蛟圖案特彆紮眼,門外站著的高大男子天生一副冷麪。

趙總也是見多識廣的,一看到這些人馬上就認出了身份。

是蛟!

聽說是傅驀擎那瘋子養的隊伍。

“你們……”

無名:“滾。”

趙總瞪著眼睛,氣得麵紅耳赤,咬了咬牙,還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比起受一時之辱,他纔不想惹上傅驀擎這種瘋起來能搞死自己家人的變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