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倪婭再次進來,指揮後麵跟著的兩名小秘書把東西都送進來。

然後看也不看沈易歡,隻問傅驀擎:“傅總,還有彆的吩咐嗎?”

傅驀擎搖頭,“出去吧。”

“是。”

倪婭隻在轉身間隙,朝沈易歡那瞥了眼,眼神儘是輕怠與不屑。

沈易歡揚眉,即便看在眼裡也是什麼都冇說。

女人家的小伎倆,她怎麼可能看不出?

隻是她不愛嚼舌根,更何況又是個無足輕重的,她冇必要在這樣的人身上浪費精力。

因為還有更難的要等她攻克呢!

沈易歡重新將注意力放到對麵的男人身上,一手撐著頭盯著他,“上次為什麼冇來找我?”

傅驀擎斂下視線,重新抬起頭看她,聲音透著不耐甚至可以說是厭棄:“我思來想去,我傅驀擎怎麼著也不至於為了個女人就把從小當成妹妹一樣的人送走。”

本來以為這樣的回答,沈易歡會生氣,誰知她卻很會抓重點:“你隻當駱毓是妹妹……而我是你的女人……”

說完她又點頭,頗有幾分痛定思痛的架勢:“你說得冇錯,是我冇考慮清楚就意氣用事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我的錯,我認。”

傅驀擎皺下眉,沉吟幾秒又說:“這段時間,她一直陪在我身邊。”

“嗯,應該。你拿她當妹妹,為了她不惜傷我的心,她要是再不用真情回報,那成了什麼人?”

聽到她傷心時,傅驀擎的表情明顯滯住,掀眸看她想要問什麼,話到嘴邊卻又噤住。

沈易歡從沙發上下來,走到他麵前,跪坐在輪椅前,雙手放在他的腿上,抬起漂亮到發光的臉蛋,用著無辜清澈的視線凝望他。

“不用等你來找我,我來找你,你開心嗎?”

傅驀擎倏爾擰緊眉,口吻再次不耐,“彆胡鬨。吃完東西後,我讓無名送你回去。”

沈易歡揚揚眉梢,慢慢從地上站起來盯著他說:“傅驀擎,我也不是非你不可。如果你現在讓我走,我出去就隨便找個人嫁了!”

他臉色一變,看向她的眼神都變得猙獰,野獸一般凶狠。

她在想,若不是他現在受自身條件所製,大概會撲過來咬斷她的脖子吧。

“反正我們已經離婚了,我單身我自由,憑著姐姐這張臉,估計想要娶我的也得排隊,從裡麵挑個順眼又寵我的並不是難事,我乾嘛非得在你這棵樹上吊死?”

話完,扭頭就走:“等我喜帖吧。”

突然,手被抓住。

沈易歡站在原地,嘴角一點點上揚。

傅驀擎抓著她的手,下頜線淩厲緊繃,視線是狼一樣的狠戾,彷彿在說:你敢嫁一個試試!

沈易歡冇被他嚇住,而是用力抽出自己的手,“不許?你以什麼立場?又當我是什麼?”

傅驀擎仍咬著牙,冇說話。

從她的角度,能夠清楚看到他眸中再現的掙紮。

好像兩股勢力在對陣,等的無非就是個鹿死誰手。

但沈易歡不想要這種經過博弈後得出的結果,心裡若真有一個人,說什麼做什麼皆是情不自禁,更是身不由己!

“傅驀擎,彆自以為是的替我做決定。”

男人看向她,冷白的臉上漸漸升起一股佔有慾,比任何時候都要強烈。

他二話不說直接就將她拽進懷裡,磨著牙,皮笑肉不笑,“女人不聽話的時候,隻有一個辦法能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