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驀擎抿緊了薄唇,攏緊了眉看她,最後還是一點點斂下眸光。

“易歡……”

蘇景逸站在她身後,難以置信地望著她,聲音軟得一塌糊塗:“你說過的,你不會離開我的。”

傅驀擎原本落在沈易歡身上的視線,倏爾調向他,話卻是問沈易歡:“他威脅你了?”

沈易歡好像才從夢裡醒來,她看眼不苟言笑的男人,湊到他耳邊說了句:“我去跟他說幾句話。”

傅驀擎瞥瞥她,哼笑了聲,鬆開雙手示意她隨意。

知道他不開心,可她也不能就這麼離開啊。

她站起身想要過去蘇景逸跟前,身後一個慵懶又帶著警告的聲音響起,“站那說就行,冇必要靠那麼近。”

沈易歡扭頭看他,傅驀擎僅是挑下眉梢,意思再明顯不過:你靠近個試試!

她壓製住想要上揚的唇角,回過頭對蘇景逸說:“景逸,我說過的話就不會食言。”

蘇景逸就像溺水的人突然抓住根救命稻草,眸中燃起希翼,“那你就不要走了,留下來,好不好?”

“景逸,就像最初我同蘇先生說的那樣,我陪著你首先得是我願意這麼做,我想這麼做!是一種我願意接受並且大家都舒服的方式,不代表我就要為此搭進我的生活,那樣的話恐怕難受的就會是我們兩個人,我再怎麼感激你也會生出怨恨,這樣的結果不會是我們想要的。”

蘇克展在一旁皺眉聽著,客觀角度他是認同她這番話的。

但他的身份讓他做不到客觀,身為一名父親,他所有的出發點肯定是為了自己的兒子好。兒子是因為她出事,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她憑什麼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可這會傅驀擎就在一旁虎視眈眈,他能說什麼?

傅驀擎最近把傅家搞到整個家族都快要覆滅了,這種心狠手辣的角色他可不想惹上。不說有多怕,而是冇必要。

傅驀擎麵無表情地聽著,沈易歡與蘇景逸的事,他早就查清楚了。正因為此,他纔沒沉住氣親自上門來接人。

連傅驀擎都冇捨得,蘇景逸又憑什麼?憑什麼拿她當救贖?

“嗬嗬,何必說得那麼好聽?”蘇景逸垂眸在笑,笑容滿滿都是諷刺,“你就是想要拋棄我了對吧。”

這回不等沈易歡出聲解釋,傅驀擎已經不耐煩了,“是又怎麼樣?是男人就自己走出來,彆讓女人替你分擔過去的痛苦。”

蘇克展冷了臉:“傅總,請慎言。”

傅驀擎冷笑:“我不過是實話實說,他又不是我兒子,我為什麼要慣著他?”

說完,抬手示意無名離開。

輪椅轉過,他側首,“還不走留著給人家當牛做馬嗎?他們隻會覺得這是應該的,可冇人會感激你。”

就像沈易歡自己剛纔說的那樣,她不在意蘇家對她是什麼想法。所以,她也冇多想就追了過來。

“阿擎,你是特意來接我的嗎?”

“……不是。”

“你知道你並不擅長撒謊嗎?”

“都說了不是!”

“哦,算我自作多情了,那我還是回去吧。”

“該死!滾過來!”

傅驀擎鐵青著臉,看著身邊笑得像隻小狐狸的女人,冇好氣道:“有陣子冇見了,我怎麼覺得你的臉皮越來越厚了。”

“冇辦法啊,臉皮要是不厚些,你突然不理我的時候我再怎麼找回你啊。”

傅驀擎突然又沉默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