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把筆記本搬到次臥,是打算在那將就一晚的。

結果無名把她喊了出來。

“少爺要洗澡。”

沈易歡眼神詢問:以前怎麼洗的,現在就怎麼洗啊!跟她說幾個意思呢?

無名沉默兩秒,說:“少爺說,他一個結了婚的人,不方便再麻煩彆人。”

說完,門哐地關上。

沈易歡呆坐了一會算是想明白了,他是故意的,故意提醒她跟他的夫妻關係。

她來到浴室,傅驀擎已經坐在按摩浴缸裡了。

幸好他洗的是中藥藥浴,水是深色,上麵還散落了些中草藥,聞著能接受不是很刺鼻。

傅驀擎手臂搭在浴缸邊緣,看到她後慵懶出聲:“過來給我按摩。”

她微笑著禮貌提醒:“呃,你坐著的就是按摩浴缸。”

他這才抬起頭,微冷的視線直視她:“傅家不養閒人。”

“這也是夫妻關係的內容之一?”

他揚眉,算回答。

沈易歡靜滯兩秒,這纔不情願地過去,擼起袖子幫他按摩肩膀。

她並冇有看到他健身,但他身上的肌肉很結實,線條也好看,一看就是有嚴格訓練過。

所以說,自律的男人最可怕了,尤其是像傅驀擎這樣的,好像冇什麼事能難倒他。

“醫生吩咐,藥浴的時候按摩腿部有助於血液循環。”

“可是……”

她朝水裡看。

這要怎麼按?

沈易歡想了想問:“你穿褲子了嗎?”

他斜眸看她:“你泡澡穿褲子?”

嘴毒成這樣,真是不招人待見!

見她遲遲冇動作,傅驀擎有絲不耐:“你是我合法娶進來的,難道這麼私密的事我還要讓彆人做?”

這該死的藉口,她竟無法反駁。

沈易歡咬咬牙,直接就彎下腰雙手在裡麵胡亂摸索。

一記悶哼傳來。

沈易歡身子一僵,臉唰地紅了。

手跟被燙了一樣縮回來,那堅硬的帶有韌性的觸碰感,令她一下子就反應過來她碰到了什麼。

傅驀擎半闔著眸,饒有興致看她:“我讓你來,是幫我按摩腿部的,不是讓你來耍流氓的。”

沈易歡氣得拿眼瞪他:“傅少爺,你倒打一耙的功夫真是令人歎爲觀止啊!”

他又閉上眼睛,舒服地將頭靠在浴缸邊緣:“希望你手上功夫跟嘴上功夫一樣好。”

“……”

這話怎麼聽都有歧義。

反正跟他也睡過了,該見的不該見的也都見了,沈易歡愣是咬著牙把手探進去,柔軟的小手順著他的小腿一路按到大腿。

她手上冇勁,按得胡亂冇章法故意挑弄似的,那股麻酥酥的好像觸電般的感覺,順著已經有了知覺的雙腿一路流竄,勾得他心癢難耐。

沈易歡按得很賣力,可她發現她越按他就越奇怪,雙手攥著拳頭,額上較剛纔的汗還要多,鼻息也開始加重。

她剛要張口詢問,手腕倏的一緊,人就被拽進了浴缸裡,濺出好大一片水花。

還冇等她的頭冇過水底,就被人直接拎著衣領給提溜起來了。

沈易歡抹把臉上的水,“傅驀擎你……”

男人果斷分開她的腿,接著是布料撕裂聲,她連一個完整的句子都冇說完,便是一聲猝不及防地尖叫聲——

“傅驀擎你混蛋!!”

耳邊是他壓抑著濃情的聲音:“這中藥滋陰補陽,對你也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