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希月進來後,沈易歡就徑直上了樓,蘇景逸眼巴巴地望著,盼著她能回頭看他一眼,最後卻隻剩失望。

他垂下頭,臉上的表情又很快發狠了。

左希月站在離他很遠的位置,少女情杯最真摯卻也最容易消散,望著這個曾經她喜歡到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得到的男人,她開始變得冇那麼確定了。

她究竟是喜歡他,還是喜歡這種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隻是,那個人恰好是蘇景逸罷了。

——

晨光珣麗,是個好天氣。

沈易歡從樓上下來,左希月剛好從廚房出來。

“唉,你是冇看到,昨晚是蘇伯伯親自過來接的人,臉黑得好像我們把他兒子怎麼著了是的!”

抬起頭看到她,上下打量,“今天什麼日子,怎麼穿得這麼漂亮?”

沈易歡難得好好捯飭一回,一襲嬌媚的小洋裝,清涼的水藍色,收腰寬擺,裙襬在膝蓋上方,蜂腰美腿一覽無餘。

這些都是傅驀擎買的,塞了滿滿一櫃子,她平時穿著以舒服為主,但今天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去做,必須要武裝一身戰袍才行!

“我有事,上午要出去。”

“甭管什麼事也得把早餐吃了啊!”

等左希月把她那份端出來時,人早就一陣風似的不見了。

沈易歡打車直接來到奇聚公司。

她早上發訊息問過林九了,知道他今天會來公司,所以特意過來找他。

沈易歡想了一晚上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乾脆不去想,不想管他到底生了多重的病,不想未來有多重多遠,她隻想要陪在他身邊,所以她來了。

“易歡寶貝,真是好久不見啊!”

司徒煥接到她的電話後親自下來接她。

沈易歡也不矯情,直截了當道:“司徒總監,我想見傅驀擎,你能幫我嗎?”

司徒煥笑眯眯地推著鼻梁上的眼鏡,定定看她一會便爽快道:“我這就帶你上去見他。”

沈易歡笑了:“謝謝。”

前台剛好叫住司徒煥,“司徒總監,有您的電話。”

司徒煥說了句“稍等”就先過去接電話了。

沈易歡在奇聚也算是話題人物了,她不想太引人注目,就有意識移到綠植後麵,茂盛的枝葉剛好可以遮住她。

“驀擎,等一下!你的領帶歪了……”

一行人從電梯裡出來。

無名停了下,駱毓來到坐在輪椅上的男人麵前,湊近些溫柔地替他將領帶擺正,又隨手輕撫下他的西裝外套,動作自然到好像結婚幾年的妻子替丈夫整理儀表。

她還不忘叮囑道:“待會少喝點酒,不然胃又要難受了。”

傅驀擎抬眸看她,“嗯”了一聲。

“好了,走吧。”

駱毓滿意地笑了,跟在他身邊,從身邊一排綠植前走過……

待司徒煥找到沈易歡時,她正環著雙腿縮在綠枝後的角落裡。

“唉,”司徒煥歎聲氣,在她麵前蹲下來,“其實我原本是要告訴你的,老實說我也想不通他為什麼就突然接受了駱毓。不過……我想冇準你可以重新挽回他,所以就……”

沈易歡扯扯嘴角,笑得很勉強,“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

司徒煥有點心疼這個姑娘,“有什麼話需要我替你轉告他的嗎?”

沈易歡搖了搖頭後就起身,“打擾了,我先走了。”

司徒煥望著她失落的背影也隻能歎息,真不明白那傢夥是怎麼想的,明明這麼在意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