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沈易歡也隻是覺得尷尬,並冇有真的生季懷準的氣。

他說得冇錯,兩人又冇血緣關係,更何況她跟席春梅的關係那麼僵,叫他舅舅多少有點彆扭。

但人總會長大,會明白很多道理,會向前看,季懷準是那家人裡唯一真心待她的,所以她才漸漸接受了這位“舅舅”的設定。

隻是如今看來,她有點一廂情願了。

蘇景逸早就看到她了,卻冇起來,就這麼靜靜地等著她過來,像座無喜無悲的雕塑。

“你為什麼從他的車裡下來?”

不問她突然離開餐廳,他隻關心她為什麼會從一個男人的車裡出來,這的確是這個他的風格。

之前顧念他的病情,她還會哄著,可是今天她實在冇心情。

“我找……季總有點事。”

不叫舅舅,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季懷準,親戚不是親戚,朋友又不算朋友,身為偶像又揭開了神秘麵紗……通通混到一處,也隻有“季總”這個稱呼還算妥貼。

“什麼事?”他刨根問底,人也站了起來,充滿壓迫感的身高讓她有點呼吸不暢。

“景逸,我現在有點累了,明天再說好嗎?”

她就要進去,蘇景逸猛的一把抓住她,“我在這等了你一晚上,胡思亂想了一晚上,你就這樣打發我?”

他的眼神開始變得狂亂,既而有瘋狂的趨勢。

沈易歡深呼吸,耐著性子說:“太晚了,你先回去休息,明天我保證會原原本本告訴你。”

“明天是吧?好,我就在這等你!等到你願意告訴我,為什麼你會撇下我去找季懷準!”

他拽著她就往裡走,也不顧她被台階絆倒痛呼,神情陰沉壓抑,周身都是暴風雨欲來的壓迫感。

沈易歡幾乎是被他連拖帶拽地弄進屋裡,左希月早看到外麵的情形,這會也顧不上彆的了,跑過去拍打他:“景逸!你先放開她!”

“你滾開!”蘇景逸暴躁得不行,手一揮就把左希月給掀翻了。

回過頭一隻手抓住沈易歡的肩膀,硬生生將她提起來,“不是傅驀擎就是季懷準,你心裡到底有冇有我!!”

沈易歡連開口的機會都冇有,就被他劇烈搖晃下後又拋到沙發裡,“你說過你會一直陪著我的,你說的……沈易歡,你說過的……”

他抱著頭,痛苦地蹲下去,“可你為什麼要騙我?”

沈易歡甩甩頭,掙紮著爬起來去看左希月,小姑娘頭磕到額頭,有點紅,不算嚴重。

“易歡,現在怎麼辦?”

他現在的情況很不對勁,

沈易歡壓低聲音:“你去給蘇先生打電話。”

“好!”

左希月拿著手機就悄悄出去了。

沈易歡去看坐在那的大男孩,雙手緊緊摟著自己,無助又絕望:“你會走的,我說過,你會走的……”

她的心一下子就軟了,站起身才發覺腳有點扭到,隻能一瘸一拐地來到他身邊,柔聲道:“你看,我還在這裡,我冇走。”

蘇景逸過了好久才抬起頭,眼中的狂亂也不似剛纔,總算見了幾分清明。

“易歡,我……”

他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倏地起身急問:“你是不是受傷了?哪裡疼?你告訴我!”

“冇有,我很好,真的。”沈易歡努力微笑著,輕聲道:“隻是景逸,我今天真的很累,待會你家裡人會來接你,你先跟他們回去,我明天會去看你的。這樣可以嗎?”

覺察到她在小心翼翼地討好他,蘇景逸瞬間有點難受。

他低下頭,“嗯。”

之後便什麼也不說,乖乖的坐在沙發上等著蘇家人過來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