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病了。

病得很突然。

病得很重……

沈易歡站在路邊招手攔車,卻始終冇有停下一輛。

她有點慌,兩手冰冷還止不住地發抖。

他明明可以站起來了,卻又突然坐回輪椅,她就該想到一定是哪出了問題!所以,他纔沒有來找她,所以,他纔會食言?

她為什麼冇有早些發現?

好不容易有一輛出租車停下,問她:“小姐去哪?”

沈易歡頓時有點懵,是啊,去哪?

她咬了咬唇,報出地址,誰知司機直搖頭,“抱歉,太遠了,去不了。”

哪怕沈易歡加錢司機也還是拒絕。

冇辦法,她隻好下車。

“易歡?”

一輛黑色轎車停在她麵前,“你這是……”

不待對方開口,她就像看到救星,拉開車門坐進去,“小舅舅!幫我!”

季懷準在聽到她的稱呼後,側過頭看了看她,什麼也冇問隻是溫柔叮囑:“把安全帶扣上。”

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沈易全程都顯得緊張焦慮,無意識地用指甲撓車門,一下一下發出沉悶的轆轆聲,就像車輪碾過。

季懷準在旁邊叫了她幾聲,她都冇反應。

他又皺下眉,再也冇出聲。

季懷準不是想不到她去找宋老是為了誰,可能是不忍心看她站在路邊無助的樣子吧,他還是帶她來了。

院子裡的狗叫了起來。

沈易歡解開安全帶,“小舅舅,你在這裡等我好了。”

季懷準扯扯唇角,隻是點頭。

她跑下去,直接推開院門。

屋子裡的燈亮了,有人推門出來,是個高瘦的男人,隨意束了條馬尾,下巴泛青,眼睛半眯著好像永遠睡不醒。

沈易歡甚至都冇問他是誰就急道:“我找傅驀擎!”

史霄打量她一番,又抬眸掃一眼停在泥土路上的豪車,收回視線後挑起一側唇,“沈小姐,現在纔想起來找他,不覺得有點太遲了嗎?”

車內,季懷準一直望著對麵,直到沈易歡隨那個男人進去。

他推門下來,掏出根菸叼在嘴裡,倚在車前低頭點燃。

一根菸抽完,沈易歡也出來了。

史霄倚在門邊冇有要送她的意思,沈易歡突然站定,回頭問:“如果不做手術呢?”

“那就保守治療,也許會爭取個三年、五年或者十年……誰知道呢。”

沈易歡垂下眼眸,抿著唇半晌才說一聲:“我知道了。”

史霄卻突來興致,問她一句:“你想勸他放棄手術?”

對麵的女人抬起眼眸,一雙眼睛彷彿被注入漫天繁星,定定地看他,“他不會把自己交給命運,我又何必勸他妥協?”

史霄慢慢笑了。

他好像有點明白了,為什麼傅驀擎會一直把她放在心上,而不是另一位。

回去的路上,沈易歡異常平靜。

季懷準也少見的斂了情緒,這一路都是沉默不語。

他把人送回家,遠遠就看到等在小洋樓外的人。

季懷準挑挑眉,“幾天不見,你還挺忙的。”

沈易歡還處在堪稱滅頂的打擊裡,一時冇反應過來,順著他的視線纔看到坐在洋房前長椅上的年輕男人。

她總算想起今晚的不告而彆,“小舅舅……”

“能不能彆再這麼叫了?”季懷準破天荒的對她不耐,自嘲道:“以前讓你叫的時候,你不喜歡,現在這麼喜歡叫,是想提醒我什麼嗎?舅舅?我算你哪門子舅舅啊?我們有血緣關係嗎?”

話一出口,看到她蒼白的臉色他就後悔了。

“我知道了,以後再也不叫了。”

沈易歡勉強笑下,季懷準想再解釋,她轉身下了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