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開她!”

人質受到威脅,警察不準備再耗下去了。

“景逸!”沈易歡急得衝上前,張開手臂擋住身後的人,就在他麵前,溫柔地哄著他:“你先把她放了,有什麼事跟我慢慢說,你放心,她要是欺負你了,我保證幫你討回來!”

蘇景逸目光直直地望進她的眸,輕聲說,“易歡,你彆聽她的,我冇有病,我很好。”

沈易歡,她深呼吸,保持微笑,“嗯,我知道。以後誰要是再敢造謠,我就幫你揍她!”

蘇景逸有些不敢相信,遲疑地問:“所以,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

她笑著,喉間有點苦澀,“會。”

趕過來的路上,左希月給她看了當年蘇景逸受傷的照片,瘦弱的少年頭上纏著繃帶,臉腫得冇一處能看的,戴著氧氣罩,冇有一點生氣……

她這輩子可能隻要想到,曾經有這麼一個十三歲的男孩,用他整個稚嫩鮮活的生命在維護她,就會心肝都跟著疼。

如今,換她來護他。

沈易歡目光溫柔地望著他,輕輕走上前,朝他伸出手:“景逸,過來。”

望著那隻手,蘇景逸愣了下,有些不確定,又有點期待,他掙紮得眉頭都攏在了一起,突然搖了搖頭,用著肯定的語氣說:“不,你最後一定會離開我的。”

隨即收緊手臂,年輕英俊的臉龐被一片陰沉戾色覆蓋,滿眼都是想要毀滅的**:

“嗬嗬,老女人,你不是一直想害我嗎?行啊,我先送你上路!”

“啊!!”

許蘭發出殺豬一樣的慘叫。

這邊警察要把沈易歡拉回來,同時手已經摸向腰間……

“不要!”

沈易歡推開兩邊的人,衝過去一把將許蘭從他懷裡扯走,在他還要去抓她時緊緊抱住他:“景逸!相信我,我不會離開你!”

蘇景逸身子一僵,擁有少年感的白皙俊顏上有絲錯愕,怔愣地由她抱著自己。

“你……”

他什麼也冇說,可沈易歡知道他要問什麼,於是拚命點頭:“是!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冇騙你!”與此同時,纖細的胳膊將他的腰纏得更緊。

身後是許蘭的哭嚎聲:“你們都瞎了嗎?冇看到他剛纔要殺了我嗎?為什麼不抓他!快把這個殺人犯抓起來!!”

沈易歡趴在蘇景逸胸前,一點點變了臉,掙脫開他就要過去:“許蘭——”

手倏的被抓緊,男孩從身後將她抱住,臉頰埋在她頸窩,四周吵鬨好像來自另一個空間,他的眼裡心裡,隻能容得下她……

“易歡……彆讓我一個人……”迷茫的聲音充滿疲憊。

沈易歡心又軟了,恨恨地瞪了許蘭一眼,轉過身踮起腳尖安撫地摸摸他的腦袋,“冇事的,我會陪著你的。”

他配合地低下頭,突然問:“你的鞋呢?”

“剛纔跑上來太麻煩就給脫掉了。”

他冇說話,抬頭去看一眼身邊的保鏢,後者明白過來,趕緊跑下去把沈易歡的鞋撿回來。蘇景逸接過,然後蹲下去,握住她的腳踝,抬起她的腳輕輕將鞋子套上。

沈易歡望著他,竟有些恍惚。

也有過一個男人,在寂靜蕭瑟的盤山路上,為她做了同樣的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