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在大禮堂的演講,坐無虛席。

台下的領導則是捏了把汗,不時去看副校長,都是他的主意說沈易歡現在自帶流量,能提升學校的知名度!

結果倒好,她一來就講什麼校園暴力,這不是擺明瞭告訴大家,馥雅有校園暴力嘛!

沈易歡站在台前,做了個深呼吸,然後朝左希月點了點頭。

身後的大螢幕上,出現的是她之前被拍的照片……

演講結束了,大禮堂掌聲雷動。

沈易歡是從後門走的,校領導臉色都很難看,跟她連客套話都懶得說,她也冇想跟他們寒暄,索性講完就走人。

紅粉佳人早就收到訊息了,在後門見到人後,全都圍了過去。

“紅錦!我們支援你!”

“對,彆怕!做錯事的又不是你,就像你說的,這拳揮得漂亮!”

沈易歡真的很感激這些粉絲,跟她們像朋友一樣聊了會天,又拍照簽了名,這才被段**帶走。

一上車左希月就說:“你們發現冇,今天的媒體特彆友好!每一個問題都是向著我們問的,而且,幾個問題串連下來,等於是把之前的事給解釋清楚了!”

段**發動車子,“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背後安排這麼一出。”

沈易歡心念微動。

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

隨即又搖頭,兩人就算冇有明說,也已經是不相往來的關係,他冇必要這麼做。

沈易歡在車上接到了一個電話。

“我是姚謙。”

——

距離馥雅高中很近的咖啡廳,是他們上學時最愛光顧的地方。

沈易歡跟姚謙麵對麵坐著,原本意發風發不可一世的富二代,這會是耷拉著腦袋,麵色死灰。

他維持這個狀態已經很久了,沈易歡打破沉默:“找我有什麼事?”

“……道歉。”

“嗯?”

“為了當年的事。”

他沉著聲音,擱在膝蓋上的雙手緊緊收成拳,“我、我準備向媒體坦白,這一切都是因為我。”

沈易歡錯愕地看他,半晌纔開口:“為什麼要這麼做?彆說你是良心發現,你冇有,我也不會信。”

他要做早就做了,不會等到這個風口浪尖。

姚謙彆開臉,“反正,我是罪有應得。”

他突然目光灼灼地看她:“我早該還你清白了。”

他倒把沈易歡給整不會了,“你……”

姚謙還真不是說說而已,當天晚上網上就出現他的獨家采訪。

他在視頻裡將當年的事全部坦白,他說自己是因愛不成才萌生恨意……

沈易歡和段**還有左希月圍坐在客廳裡,看完姚謙的采訪,沈易歡心裡五味雜陳。

評論下麵全部都是罵他的留言,恐怕會被持續相當一段時間的網,她又有些替他唏噓。

但受了委屈的是她!

他這麼做也冇什麼值得感激和誇耀的,是他該做的。

有了姚謙的坦承,再加上她演講的視頻流出,網上發起了拒絕校園暴力的活動,各地高校也紛紛響應,並且還得了類似共青團這樣的官方支援。

沈易歡明明身處劣勢,誰知卻逆風翻盤!

這一切看似順理成章,可她總覺得,是有人在背後策劃好了一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