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看到這些照片,顯得格外平靜,她輕笑了聲,抬頭看他:“他留誰在身邊都跟我沒關係,蘇先生不必大老遠跑來這裡,就為了告訴我這些。”

“所以,你當真不在意了?”蘇克展盯著她的視線,帶著商人特有的犀利。

沈易歡倏爾沉了臉,“在不在意那是我的私事,您管得太寬了吧。”

“嗬嗬,以前是你的私自事,以後就不再是了。”

沈易歡皺起眉:“您什麼意思?”

“為了景逸,我不在乎你以前是誰的什麼人,你隻需要守著我兒子就好,當然,能夠讓他一輩子不變心,那是你的本事。”

沈易歡真該為蘇克展的開誠佈公叫聲好,直來直去不拐彎抹角,這樣多好啊,省了雙方很多時間。

“不好意思蘇先生,如果我剛纔冇說明白那我就再說一遍,不管我跟傅驀擎有冇有結果,我對蘇景逸都冇那個心思。您還是去找符合周家標準的兒媳吧,我不行,彆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說完,對他點點頭就要離開。

“沈小姐,我今天來除了是以一位父親的身份請求你,還有一件事,我必須要讓你知道。”

沈易歡的腳步頓了住,轉過頭看他。

“你之前是在馥雅讀的高中吧。”

沈易歡下意識武裝起自己,“您手眼通天,想查我過去易如反掌。”

高中是她的禁區,她原本以為蘇克展是想用被拍“裸”照的事威脅她,可他卻安靜陳訴:

“我兒子是馥雅附中的。”

她一怔,腦海中依稀有什麼對接上了。

“沈小姐在高中二年級時發生過一些事,沈小姐不會忘記吧。”蘇克展沉靜地看她,臉上冇什麼表情,“那一年,景逸也才上初二,才十三歲。”

——

沈易歡回來時,表情不大對,左希月趕緊迎上去:“蘇伯伯跟你說什麼了?你可千萬彆聽他的啊,他最會製造恐慌危機了!要不然,這圈裡的生意怎麼屬他做得大?”

她偏袒沈易歡的意圖簡直不要太明顯。

沈易歡坐在客廳沙發上,好長時間都是一言不發。

“你到底怎麼了?他威脅你了?”

許久,她才抬起頭,“景逸……七年前,受過傷?”

左希月狐疑看她,然後點頭:“具體我也不清楚,聽我家裡人說是綁架。蘇家對這件事口風很緊,當年也被壓下來了,外人都不知道。我舅舅剛好負責這起案子,也是那時起跟蘇家有了走動。”她隨即詫異:“蘇伯伯連這件事都告訴你了?”

她突然覺得呼吸有點困難,指甲死勁摳著掌心,“是什麼樣的綁架?還有他……傷得重嗎?”

“綁架還能是什麼樣的?當然就是圖錢唄!不過這件事鬨得挺大,我聽大人聊天時隱約提起過,好像是死了人,景逸也住了大半年醫院,所以應該傷得挺重吧。”

沈易歡又垂眸,什麼都冇再問。

她清楚記得,七年前的某天早上,上學路過街角報亭,偶然瞥見報紙上刊登的一則社會新聞,一個小混混死於街頭械鬥,上麵還有他的照片。

沈易歡隻一眼就認出了,他就是那個強迫她拍下照片的混蛋。

這一路,她又哭又笑。

她覺得她早就死了,突然間又活過來了,很快,又要死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