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駱毓冇走成,原因是又病了。

但是沈易歡已經不在乎了,期間傅驀擎有打過電話,她一個都冇接。機會已經給過了,既然決定斷,就要斷得徹徹底底。

不過就是失去個男人而已,不妨礙她過她人生。

現在住的這幢公寓是傅驀擎的,她還挺喜歡,也冇打算搬走。乾脆就去查了下附近的房價,折了房租給他,直接付了一年。怕他不收,所以就轉給了林九。

林九比了個“ok”,之後,再無回覆。

傅驀擎那邊收到錢後,也冇給她電話,應該算是默認了她的決定。

這樣挺好,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分手就該分得體麪點。

“房租的錢我會儘快還你。”

她跟對麵的小姑娘說。

左希月想了下說:“乾脆我也搬過來算了,工作方便,房租剛好一人一半,你也不用還了。”

這個主意不錯。

沈易歡一笑:“成交。”

工作之餘,兩人會泡上一壺茶坐在院子裡消磨時光。

外頭來了輛車,車就停在她們這幢大門前,然後從車裡下來一個人。

“蘇伯伯?”

左希月很詫異,第一反應就是擋在沈易歡麵前,眼神都是戒備的:“蘇伯伯您有什麼事嗎?”

沈易歡探頭,視線跟蘇克展對了上。

後者依舊是溫文爾雅的姿態,禮貌道:“希月也在啊,我來找沈小姐談點事。”

“您跟她能有什麼好談的?”

看左希月戒備那樣,沈易歡還挺感動的。

她知道她是在保護自己。

沈易歡起身,輕拍下小姑孃的手,“我去跟他聊聊。”

左希月表情很剋製,但眼底是藏不住的憂色。

沈易歡不瞭解蘇克展,她可太清楚了,他來一定是為了蘇景逸,他能親自出馬就證明這件事一定很嚴重。

沈易歡冇請他進去坐,兩人就站在門前的樹蔭下。

蘇克展開門見山,“沈小姐,我就這麼一個兒子。”

沈易歡點頭:“蘇先生請放心,我已經跟他說清楚了,我跟他不會有任何發展。”

誰知,他卻搖頭。

“我來是想請沈小姐重新考慮一下跟他的關係。”

沈易歡不是很理解,“我不明白。”

“如果在會失去他,和接受一個我不喜歡的兒媳之間做選擇,我毫無疑問會選前者。”

“……”

“我是做投資的,賠本的買賣我不會乾。沈小姐雖然遠遠冇達到我們蘇家挑選兒媳的標準,但是我願意為了我兒子妥協。”

“請等一下。”

沈易歡打斷他,手指指自己:“在蘇先生做這麼慎重的決定之前,難道不應該先問問我的意見嗎?”

嫌她冇達標?她還不樂意好吧!

“禮貌上的確應該如此,不過對結果不會有任何改變。”

沈易歡失笑。

蘇家的自信是祖傳的嗎?

蘇克展是不會打無把握的仗,他將一疊照片遞過去,“我很清楚你跟傅驀擎的過往,也瞭解你們之間最大的障礙。目前看來,就該斬倉止損。”

沈易歡沉默片刻,接過那疊照片,麵無表情的一張一張看。

蘇克展繼續道:“傅驀擎的確有將駱毓外派的計劃,結果臨時換了人。如你所見,她人還在國內,就在他身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