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了兩步,他又回頭看她,留戀的眼神令人猝不及防的感到一絲心碎。

“他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好,也不值得你這麼等他。”

他說完轉身就走。

沈易歡怔怔看他,他被“押”上車,車子從她眼前開走。

回去的路上,她突然停下腳步,然後拿出手機給傅驀擎打了個電話。

那端響了很久纔有人接起,“喂?”

她二話不說將電話掛斷。

電話是駱毓接的。

沈易歡握緊手機,努力將眼淚逼回去,蘇景逸說得對,他是真的不值得,不值得!

電話另一端,駱毓看著手機,漫不經心地將通話記錄刪除,回過頭看一眼床上的男人,嘴角噙著譏誚的笑。

——

“對不起……”

左希月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侷促地站在沈易歡麵前。

沈易歡坐在沙發上,從剛買的購物袋裡提出半打啤酒,“明明不願意,為什麼不拒絕?”

“……我不忍心。”

“他都忍心讓你難過,你憑什麼不忍心拒絕他?”

“我……”

左希月什麼也冇說,突然走過去拿起一罐啤酒,拉開後直接咕咚咕咚全灌下去了。

“男人都是混蛋!”

她咒罵,隨即捂著臉哭起來。

是啊,都是混蛋。

沈易歡本想安慰她幾句,倏爾又自嘲失笑,眼下她還有什麼資格去安慰彆人呢?

——

“人呢?你到底看冇看清啊?會不會已經過去了咱冇看見?”

“哎呀,說是坐這個航班回來,怎麼到現在都冇看到人呢?”

“我的Dr.T啊,你可得趕緊回來啊,老闆還等著你救命呢!”

林九盯著出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你再吵一句,我就把你舌頭拔出來!”

陳子卿嚇得趕緊捂住嘴巴,這丫頭話少脾氣臭,但就一個顯著優點:說到做到。

可直到整個航班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也冇見那位Dr.T的身影。

“怎麼辦?”陳子卿這下是真有點慌了。

“先給無名打電話。”

“好!”

這邊陳子卿電話纔剛拔出去,身後就有個懶洋洋的聲音:“是來接我的嗎?”

兩人立即回頭,對麵站了個形象十分邋遢的男人。

男人接近一米九的身高,戴著可以遮住半張臉的淺色蛤蟆鏡,長髮大概到肩膀,被他隨意紮起一個馬尾甩在腦後,身上的藏藍襯衫又皺又舊,一條深色工裝褲,棕色皮靴,身後背了個大帆布包。

這人跟想象中的精英醫生形象出入太大,怎麼看都像是個流浪漢。

陳子卿忙問:“您是Dr.T?”

“哦,史霄。”

他將揹包卸下來直接丟給陳子卿,“走吧。”

“呃,好。”

直到把人接上車,這兩人還是將信將疑,不時看向車鏡窺著後麵的男人。

史霄靠在椅背上,戴著眼鏡看不清視線。

“昏迷的情況出現多久了?”他突然問。

林九說:“起初隻是覺得腿不舒服,昏迷是最近這三天纔出現的。”

“嗬,他經常泡老頭子給他準備的藥浴吧?”

林九一滯,現在對他的身份可以說是確認無誤了,忙道:“是。”

兩人本想聽下文,史霄卻三緘其口,身子斜了下,頭靠著窗戶環起手臂睡著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