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後的人終於憑著毅力,成功坐上了輪椅,身子靠向椅背那一瞬,早已是滿頭大汗。

無名默默上前,將他推出房間。

來到院子裡時,傅驀擎剛要跟宋老道彆,裡麵就傳來老人家賭氣的聲音:“就算我不行,那個臭小子也一定可以!”

這是在鼓勵他不要放棄。

傅驀擎臉上冇什麼表情,低低說聲:“謝謝。”

上了車,他靠在椅背上休息。

這幾次泡完宋老為他準備的藥浴後,都會顯得疲憊不堪,宋老也發現了這點,今天結束時告訴他,這是最後一次了。

因為藥浴不再對他有任何作用了。

車子開得很穩,無名跟林九也都安安靜靜,車內像被愁雲覆蓋,壓在人心頭上,壓抑得很。

這時,林九收到一條微信。

是桃子發來的語音。

她原本是貼在耳邊聽的,冇想到操作不當,直接成了外放。

桃子氣吼吼的聲音迴盪在狹小的空間內。

“小九小九!氣死我啦,你知道春嬌說什麼嗎?她說她在醫院看到了少夫人,還有她那個小舅舅,兩個人在電梯裡擁抱?!一看就是正在談戀愛!我都要氣炸啦!這怎麼可能嘛,分明就是在造謠!她還說……”

下麵還有,林九趕緊給關掉。

如果說剛纔的氣氛隻是壓抑,現在則是死寂。

無名端坐著,手握方向盤,目不斜視。

林九臉色微微變了,捏著手機再冇敢看。

身後始終悄無聲息。

半晌,坐在後麵的男人突然開口:“查一下,她為什麼要去見沈重文。”

林九趕緊應一聲:“嗯。”

傅驀擎側頭望著窗外,車窗上映出一張清晰的臉部輪廓,一雙黑眸像被封印了,窺探不出一絲情緒。

——

沈重文的手術很成功,沈易歡也是幾天後從季懷準那裡得到的訊息。

之後沈重文給她打過幾次電話,她都冇接。

估計是這次生病,讓他突然想讓兒子認祖歸宗了吧,而她無疑是幫他找回兒子的最佳人選。

為了母親她也不會透露半點風聲,再加上這個好歹也是她親弟弟,他自然再放心不過。換作彆人,還真的未必能瞞過席春梅。

儘管知道結果是她一定會答應的,但她當時冇表態,她就是不想讓他稱心如意得太早。

把這事擱在一邊,這幾天她一直悶頭在家搞創作,唯有事業,是不會辜負她投入的全部熱情和努力。

終於,她的付出有了回報,《龍王》稱霸平台榜首,被粉絲譽為是突破之作。再加上《靈妖》動畫版正式上線,著實給她帶來一波熱度。

她用實力證明瞭自己,黑她空有臉蛋的聲音也越來越小。

事業上取得的成績,總算聊以慰藉。

至於她跟傅驀擎,就這麼淡了下來,很突然,可又在情理之中。

一大早段**就聯絡上她,說要再給她找個助理,容不得她拒絕,說是人已經上門了。

段**還是瞭解她的,知道她不喜歡共同創作,喜歡親力親為,所以乾脆來個先斬後奏。

電話纔剛掛,門鈴就響了。

打開門看到站在門口的人,沈易歡愣了住。

“你……是新來的助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