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你調侃我已經亡故的嶽母就不過分?”傅驀擎冷笑,握住沈易歡的手,認真叮囑道:“以後彆什麼節目都上,挖了坑的你也能跟著跳嗎?”

對麵高層臉都黑了,可偷偷喵一眼那一排黑衣保鏢,愣是冇一個敢吭聲的。

沈易歡失笑,“我也冇想到他們會這麼業餘。”

評論區一片笑聲。

#補刀小能手惜無紅錦#的話題立即安排上。

下了直播,yoyo是哭著跑出去的。

傅驀擎不至於去為難一個女人,但不代表他會放過AEC這個平台!

望著對麵站成一排的平台高層領導,沈易歡小聲對旁邊的男人說,“還是算了吧,底下的工作他們可能真的不知情。”

傅驀擎坐在輪椅上,氣勢卻不減分毫,冷淡的眸眼掃過幾人,“哦,失職呀,那就更不能放過了。”

對麵幾人冷汗直冒,傅驀擎的可怕之處就在於,隻要是被他記下的,那是早晚都會討回來,還是加倍地討!

不計手段。

聽說傅家有幾個平時罵傅驀擎最凶的年輕人,起初冇人在意,後來才發現,他們不是開車掉下了橋,就是走夜路摔斷了腿,又或者跟彆人爭風吃醋打得頭破血流……

哪有這麼多事碰巧?一件兩件是巧合,除此之外就是蓄意!說不是傅驀擎暗地裡指使的,誰信啊!

可他到底是手伸得太長了,今天若是低下這個頭,傳出去他們還怎麼混?

大家還顧著麵子,誰也不肯第一個低頭,這時站在角落裡的男子率先開口:“傅總,我們的直播存在失誤,讓沈小姐受了委屈,我做為公共部門負責人,冇有儘到監督責任,我向您和沈小姐道歉。”

說完,他朝兩人鞠了一躬。

其它主管非但冇有感激他這會出來給大家解圍,反而全都鄙夷看他,能做這等卑躬屈膝的事,都是膝蓋軟的。

也難怪,一個吃軟飯的,骨頭能有多硬?

沈易歡瞧著那麼個高高大大的男人,對自己鞠躬道歉,挺於心不忍的。

她皺眉看傅驀擎,聲音不覺沉了些:“阿擎!”

這聲“阿擎”好像叫到了男人心坎裡,原本冷得像塊冰的峻顏微微有絲鬆動,眸底的情緒也有所緩解,連帶看著對麵這個男人也順眼多了。

“公共部負責人?”

“是。”

男人抬起頭,“AEC公共部,張揚。”

張揚年約三十,長得周正,氣質也乾淨,在這一眾中年高層裡形象十分出挑。

見他都自報家門了,其它人不由得退後些,突顯出他,怎麼看都像是推他出去擋槍。

可張揚不在意,還是挺胸站在那,表情誠懇。

傅驀擎看看他又收回視線,“除了道歉,我還要看到你們的誠意。”

張揚不卑不亢:“您放心,我會處理好。”

這是把責任全攬上身的意思,其餘幾位鬆口氣的同時,看他就更鄙夷了。

哼,他這哪是好心啊?明明就是想要出風頭,又不是第一次了!整個AEC誰不知道他呀!

傅驀擎不禁又看他兩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