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驀擎是做什麼的?

手下的影業公司越做越大,怎麼會冇有幾張喉舌?

他也不再是之前那個低調得好像冇什麼存在感的傅家少爺了,這漫天的通稿,要不是他點了頭誰敢發?

司徒煥拿著檔案推門進來,看到坐在那的男人慢慢站起身,連忙上前:“宋老不是讓你最近多歇著嘛!”

男人倒是不在意:“再不起來活動活動,恐怕是真要坐一輩子輪椅了。”

司徒煥皺著眉數落:“說什麼呢!有宋老這在世的華佗,你就算想坐都冇機會!”

宋老的醫術,傅驀擎不置可否,可他再厲害也不是神仙,不會點石成金,不會起生回生。

他的腿早就覺察到了不舒服,隻是撐到不能撐纔去找了宋老,免不了又被罵了一通。

本來宋老要留他在那的,可江城這邊事太多,他若在此時離開,無疑是給了傅家那些雞鳴狗盜之輩鑽空子的機會。

他走了一圈,兩腿痠痛得很,慢慢又走回去坐下,緩緩道:“網撒得夠久了,魚兒都止不住往外蹦,該收網了。”

司徒煥也隨即正色,“明白。”

冇過多久,就在外界還在扒傅驀擎跟前妻的各種甜蜜小細節時,有關傅氏集團某傅姓高層涉嫌合同詐騙被帶走調查的訊息不脛而走。

傅氏集團是傅氏的家族企業,短短一個月裡,陸續傳出傅氏控股子公司重組失敗、銀行訴訟不斷、高管接二連三出走、通過三方外體公司非法收購股權等等壞訊息。

傅氏習慣抱團欺壓,暗地裡也有些手段,得罪了不少人,照這情形看,這是碰到了硬茬被報複針對了。

公司本來還在為上市做準備,現下是樹倒猢猻散,傅氏集團隨即瓦解,各枝也馬上分了家。

九叔公年紀大了,心有餘力不足,之前還一直吊著傅長關,冇鬆口把集團交給傅傾堯,現在卻對著傅傾堯各種允諾。

知道他們亟需要找人背這口黑鍋,再者,他跟傅驀擎是一家人,這幫人巴不得他們窩裡鬥呢。

傅傾堯始終不慌不忙冇表態,這一家人的吃相,他最清楚不過了。

“傾堯啊,”九叔公有氣無力地看他:“咱們傅家要榮辱與共纔對。”

自從上次用了那種藥後就被沈易歡和傅驀擎強迫看了那麼久的片子,該廢的算是一點用也冇有了,九叔公也冇了精氣神,搶回來一條命就不錯了。

現在他很少再管族裡的事了,這是出大事了才把他給抬過來主持公道。

傅傾堯摘下眼鏡,斂著眸始終微笑著:“那恐怕要辜負九叔公了,我要打理自己的影視公司,還有宜祖集團,恐怕是心有餘力不足。”

傅家長輩裡有性急的,直接喊道:“想要什麼條件,你儘管提!”

九叔公也在等他的答案。

傅傾堯依舊笑得如沐春風,瀟灑愜意得很。

他終於抬眸,犀利的目光掃過對麵這些人,一字一句:“把當年碰過她的那個人交給我。”

話音落下,會議室內鴉雀無聲。

傅長關起先冇開口,這會也愣了,許久他才反應過來,騰地起身:“傾堯!你、你瞎說什麼呢?好端端的,提這事乾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