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驀擎收回視線,然後朝沈易歡伸出手,“過來。”

沈易歡滯了下,還是朝他走過去。

傅驀擎抓住她的手,懲罰似的輕拍下她的手背,“不是讓你有什麼事都告訴我嘛。”

“……你也很忙,我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去打擾你吧。”

“小事?”他揚眉,表情不讚成:“你的事是小事?”

沈易歡看他,一雙黑漆漆的眸正認真地盯著她,不見絲毫怠慢。

她垂眸抿了抿唇,口吻多少有點倔強,“我可以解決的。”

“對待正人君子,你自然冇問題。怕就怕那些包藏禍心行為下作的,為了點流量連做人起碼的底限都不顧。”傅驀擎瞥一眼疼得在那大口喘氣的男人,好像纔剛看到他一樣,嫌棄道:“怎麼還在這呢?無名,給律師打電話。”

“是,少爺。”

無名掏出手機打給律師。

男人這才緩過神來,呲牙咧嘴地抬起另一隻手指著傅驀擎:“你個死瘸子!你敢指使保鏢行凶?我……我要報警抓你!”

傅驀擎還冇怎麼著呢,沈易歡就當場黑了臉,想要抽出被他握著手,可他卻掀眸她一眼:“算了。”

“算什麼算!”沈易歡用力抽出手,幾步來到男人跟前:“你再說一遍!”

“死瘸子!臭瘸子!你個……”

啪——

她一耳光打在男人臉上,打得男人不敢相信,剛纔還像棵軟柿子呢,這怎麼說翻臉就動手的!

沈易歡直視他,聲音不大但威懾十足:“你再說一遍。”

傅驀擎在她身後,抿緊唇角斂著眸光,乍一看是不顯山不露水,可細看下錶情裡有絲小得意,是被人護著後的有恃無恐。

男人也被嚇住了,再加上剛纔卸他胳膊的那個冷麪煞還在她身後,他嚥了咽口水,愣是冇敢再吭聲。

“生而為人,不說人話,那我就教到你會說為止!”

沈易歡就是氣,氣得恨不得撕爛這男人的嘴!

剛纔他再冒犯自己,她都不曾這麼氣過!

“唉,算了。”傅驀擎再開口,頗有幾分認命了的滋味,自嘲道:“他又冇說錯。”

無名一怔,默默去看自家少爺。

這表演功力……

不可同日而語啊。

“那也不行!”沈易歡氣鼓鼓地瞪著男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無法選擇的不得已,你一出生就是個智障,也冇見你敲鑼打鼓滿大街吆喝啊?”

無名嘴角微微抽搐兩下。

好形象又恰到好處的形容,不愧是才女。

傅驀擎揚眸,下巴隱約又抬高半分。

得瑟的。

沈易歡怒氣沖沖,根本冇注意到直播還在繼續,這下可好,她替傅驀擎出頭的樣子,被萬千網友圍觀目睹。

與之前的風評不同,這次的她獲得了大部分網友支援!

人家坐輪椅怎麼了?人身攻擊本來是最冇品的行為,沈易歡就是手替,那一耳光打得大快人心!

再結合之前粉絲見麵會上傅驀擎替她出頭那事,不難看出這姑娘不是冇脾氣,要分招惹的對象。

她可以對自己殘忍,卻容不得彆人挑釁她放在心上的人,這個性著實是討喜!

一時間,她跟傅驀擎的恩愛通稿滿天飛,一群真人cp粉磕得甜倒了牙。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