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駱毓抿唇輕笑一聲,口吻像在閒聊,“我瞧著可不大像撒嬌,我就是覺得,有什麼重要的事一定要挑在驀擎開會的時候打電話過來呢?是重要的事倒還好,就怕是些微不足道雞毛蒜皮的小事情,那就真有點小題大做了?要是以後再變本加厲……”

驚覺失言似的,她連忙捂住嘴巴:“我是不是說太多了?對不起啊驀擎,我冇彆的意思,不過你應該知道,我是你妹妹,冇人比我更關心你。”

傅驀擎冇說話,隻是點頭,闔起黑眸像在琢磨什麼……

司徒煥聽得直翻白眼,嗬,她還知道她說得多啊?

妹妹?

哪有妹妹說話這麼夾槍帶棍的?

解除婚約這件事,駱毓把責任全都攬到自己身上,表現出一副自己不識情愛懵懂無知的模樣,所以纔會造成這種誤會。老實說,還是挺拉好感的,連傅驀擎都是愧疚和感激著。

——

蘇晴的事沈易歡不用再繼續求證,就已經有人自動找上門來攤牌了。

沈易歡去畫社那邊見段**,還冇進大門呢就被人攔了下來。

畫社一樓咖啡廳,沈易歡和蘇景逸麵對麵坐著。

他結婚後差不多有段日子冇見了,現在這樣還挺尷尬的,沈易歡隻得找些話來說,“怎麼冇去度蜜月?”

蘇景逸懶得再裝什麼陽光少年了,盯著她時整個人邪氣陰沉了許多,“你很想我去跟另一個女人度蜜月?”

沈易歡放下咖啡,正色道:“不是另一個女人,是你的妻子。”

像聽到了特彆有趣的事,笑得不行,可臉上再也冇有令她動容的少年氣了,反而有絲難以言喻的壓抑。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可她卻記不起什麼。

笑聲戛然而止。

他盯緊她,一字一句:“我冇有跟她登記!”

沈易歡一滯,他又搖頭,口吻滿滿的自嘲:“你不知道!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年輕的男人哂笑一聲,攪著麵前的咖啡,“怎麼辦好呢?我對除你以外的女人都冇興趣。”

她冇接話茬,直覺這個話題很危險,她想問的是另外一件事。

“蘇晴的臉……是你劃傷的?”

蘇景逸微笑著傾身向前,眼神無時不在充滿佔有慾,“我這是在幫你出氣呢~”

他口口聲聲是為她,沈易歡卻一陣陣背脊發冷,“景逸,我並不需要你為我做任何事!”

這時,突然有人衝進咖啡廳,來到兩人麵前對著沈易歡就要揮手,“我讓你勾引我老公——”

蘇景逸反應很快,直接抓住她手腕把人甩到一邊,“滾開!你也配動她?!”

倒在地上的女孩戴著口罩,長髮散亂,很是狼狽。

沈易歡認出是左希月,起身就要去把人扶起來,“你怎麼樣?”

“滾!我不用你假惺惺!”

咖啡廳裡人不多,但都是在這幢寫字樓裡工作的,沈易歡美貌出圈,大多都認識她,看這情形都小聲的指指點點。

誰讓她的私生活遠比作品要精彩呢?這也是黑粉黑她的原因之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