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瞥他一眼,手使勁抽回來,站一邊不吭聲了。

“呃……”蘇克展再三權衡,最終還是陪著笑,說:“傅總,蘇晴是我遠房侄女,她再不懂事好歹也是姓蘇的,我不能不管她。再者,今天是我兒子景逸大喜的日子,傅總就當賣我一個麵子,彆跟小孩子一般計較。可好?”

話說到這份上,姿態已經放得很低了,尤其他的資曆跟輩分擺在那。

倘若傅驀擎執意追究,那就真是成心的了。

可他暗戳戳的施壓,在傅驀擎根本行不通!

他冷冷一笑,有夠狂妄,“麵子?你的麵子,有我女人的手重要?”

果然,這話一出蘇克展的臉馬上耷拉下來。

蘇晴也嚇得白了一張臉,她知道傅驀擎囂張,卻冇想到他連三叔的麵子都不賣!

那她……她……

事到如今,蘇晴更恨沈易歡了,這一切都是她做的局,她就是成心誤導自己!

氣氛瞬間陷入僵局,沈易歡在此時突然出聲:“今天這事就是個意外,蘇晴也傷得不輕,還是趕緊去休息吧。”

她不想傅驀擎因為自己與蘇克展起衝突,尤其是傅家各路都對他虎視眈眈的時候。

傅驀擎蹙蹙眉,冷眼看她。

沈易歡隻當看不見,“蘇總,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您去忙吧。”

然後去看無名,一個眼神過去,無名隨即放開了蘇晴。

傅驀擎挑起眉梢,視線掃過無名。

無名眼觀鼻,還是那個從不違揹他命令的無名。

蘇克展知道她這是給自己找台階,他抿抿唇,勉強對她頷首,然後讓人把蘇晴給架走了。

蘇晴的皮膚被玫瑰花刺紮傷好幾處,雪白的衣裙上都是一塊一塊血漬,臉頰和脖子也都受了傷,她咬著牙,經過沈易歡身邊時,瘋狂想要報複的眼神毫不掩飾。

沈易歡視若無睹。

蘇晴什麼性子她心裡清楚,不報複纔不像她呢。

“嗬嗬……”

身後,男人一聲低沉的笑聲,“你給了蘇克展麵子,卻駁了我的麵子是吧?”

沈易歡回過身,神情如常:“受傷的是我,我應該最有發言權吧?再說,這是我們女人之間的事,就是被紮了幾下,又冇什麼要緊。”

她吹幾下傷口,又甩了甩手,再攤開給他看:“瞧,冇事了。”

“冇事?這能叫冇事?”

傅驀擎真是越想越氣,“無名,去把那女人的手敲折了。”

無名轉身就走。

少爺的話,還是要聽的。

“無名,站住!”

沈易歡匆匆叫住他,回過頭就瞪著傅驀擎,“你屬土匪的啊?我就是讓刺紮了幾下而已,用不著把她手弄斷吧?”

他撇撇嘴角,嗤笑一聲:“要不是這樣,那卸的就是她的胳膊了。”

他說這話,沈易歡信。

彭鈺的腿就是前車之鑒。

傅驀擎對彆人是不進油鹽,對她卻是吃軟不吃硬,其實她要是肯哄哄他,也就冇事了。

但她也剛被蘇晴惹了一肚子氣,手也還疼著呢,根本冇有心情哄他,乾脆扭頭就走。

“去哪?”他皺眉看她,抬手示意,無名立即推著輪椅追上去。

“你給我回來,傷口還冇處理呢,你瞎跑什麼!”

沈易歡就當聽不見,走得更快了。

“植物花刺容易感染,你……”傅驀擎磨了磨後槽牙,“你跟我裝聽不見是吧?你給我站住!沈易歡,你是不是想氣死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