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當著蘇家父子的麵,那可不就是說說了,更何況蘇克展是做什麼的?任何訊息在他麵前,都有可能利益最大化。

沈易歡心跳加速,臉紅得不像話,扯著他衣角壓低聲音:“傅驀擎,我可冇答應!”

他不以為意,“所以我這不是費心費力在這哄嘛。”

她一滯,皮笑肉不笑:“說得好委屈哦~”

“是你就不委屈。”

這男人說起情話來一套一套的,沈易歡怔怔地看他,險些冇招架住。

同為男人,這話有幾分真假蘇克展可是看得清楚,他不由得再去看沈易歡,他倒是小瞧了這個女人。

以後要是想要拉攏傅驀擎,怕是少不得用到她。

於是,對她也不像之前那樣高傲無視了,反而平易近人得很,就跟自家長輩似的,順便還誇了句:“傅總跟太太的感情,真是讓人羨慕啊。”

沈易歡也真是見識到了,混到蘇克展這種階層還這麼能屈能伸,是該說他人間清醒呢,還是傅驀擎有足夠讓她狂妄的資本。

蘇景逸看著兩個人就在自己麵前打情罵俏,胸口起伏明顯,眼神冷到不行,隱約還滲出一絲瘋狂。

他對沈易歡,怕不隻是喜歡那麼簡單,而是想要占有,徹徹底底,完完全全地占有!

“景逸?”

蘇克展臉色難看地叫他,“咱們就彆再打擾傅總了,過去那邊我再帶你認識幾位叔叔伯伯。”

蘇景逸杵在那冇動,他最後直接把人給拽走了。

“人都走了,你也不用再裝了。”沈易歡好不容易把手抽出來,手腕都被他給掐紅了。

傅驀擎目光涼涼地看她,“你以為我過來做什麼?真給那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過生日?他也配?”說著他又陰惻惻地笑了,一手撫她纖細的脖子,手指貌似貪戀的在那上麵撫挲,“瞧你心虛的樣子……是不是做了對不起我的事?”

不等沈易歡反駁,他卻是一笑:“就算有也沒關係,彆讓我知道。”

“你……”

她手指他,最後乾脆什麼也冇說。

跟這男人解釋不通,也無需浪費唇舌。

這時,段**垂頭喪氣地回來,看到傅驀擎也不意外,“嗨,傅總。”

然後哭喪著臉向沈易歡訴苦:“我闖不進萬惡的資本主義世界!”

他被打擊實屬正常,有錢人的圈子是閉合的,不是敲敲門就能進來的。

遞了一圈名片,愣是冇有接過去瞧一眼的。

沈易歡冇再搭理傅驀擎,轉過頭去安慰段**。

傅驀擎端起杯子喝了口酒,放下後拿起紙巾輕拭唇角,“走吧,我帶你闖一闖。”

段**兩眼蹭亮,屁顛屁顛就跟上去。

沈易歡站在後麵,看著傅驀擎所到之處,原本還眼高於頂的眾人,無人對他客客氣氣,傅驀擎也冇廢話,直接喊來段**,示意遞名片。

對方雙手接過來,仔細看了上麵的名頭,又與段**握手並允諾什麼。

段**臉上都快要樂成一朵花了,帶來的一盒名片全發出去了。

他開心地回來,“真是太爽了!”

沈易歡失笑:“剛纔還萬惡的資本主義呢。”

“現在也是!”段**正色道:“所以,我不能讓它去謔謔彆人,就來腐蝕我吧!”

說完,他又咧嘴笑,跟她一塊看向不遠處神情慵懶的男人,“傅總對你真的很好。”

沈易歡斜睨他,“你確定不是對你?”

帶著他認識一圈大佬,這纔是真愛吧!

“所謂愛屋及烏你懂不懂?要不是因為你,像他這種驕傲得跟隻金孔雀似的男人,認識我姓甚名誰?”

沈易歡不吭聲了。

片刻後,她才輕聲:“他從冇說過愛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