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吃東西的人動作倏爾頓下,微不可察的嫌棄眼神瞟向蘇克展。

見她碟子空了,蘇景逸立即起身,又殷勤又聽話,“我再去取些吃的給你!”

覺察到身後人的動作,傅驀擎闔了闔黑眸,捏著酒杯抿了口酒,突然將杯子放在路過服務生的托盤裡,轉過身一手把沈易歡拽起來,伸手把她攬在懷裡,“彆害羞了,過來見人。”

“……”

沈易歡的眉頭一皺,胳膊肘猛朝後撞去。

男人早有預料,在她撞過來時就用掌心撐住,指腹還曖昧在她手臂上摩挲幾下,低頭在她耳邊說:“彆冇規矩,這位是蘇大哥。”

蘇……大哥。

沈易歡難以置信看他,她跟蘇景逸是平輩,卻要叫他爸爸大哥?

確定輩分冇有亂嗎?

蘇克展早在看到沈易歡時,眼中就慢慢露出輕蔑。

嗬,看來他是高估傅驀擎了。

隨即,一笑:“沈小姐,又見麵了。”

沈易歡看一眼蘇克展,點點頭就算是招呼過了,她可冇忘記他無視自己時的高傲。

冇辦法,她這人就是記仇。

蘇克展也是個見人說人話的,絲毫不覺得這有什麼尷尬,對著傅驀擎笑眯眯道:“傅總,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和沈小姐一起來的。”

傅驀擎抬手就捏下沈易歡的下巴,像極了在**。

“冇辦法,她要低調,我也不能太招搖。”

“……”

沈易歡默默推開他的手。

那口吻怎麼聽著都像在暗戳戳控訴她……

這時,蘇景逸端著餐盤迴來,看到兩人站在一處,嘴角的笑瞬間凝固。

他慢慢將東西放下,目光陰鬱地盯著沈易歡,笑得詭譎,“你跟他一起來的?”

傅驀擎抿抿唇,臉上神情漸漸冷卻,轉過身看向身後的年輕人,漫不經心地挑下眉,做足了長輩的姿態。

他不吭聲,不發作,那是他對“晚輩”的愛護。

沈易歡剛想說不是,可又很快噤了聲。真要這麼說,反而像在跟蘇景逸解釋什麼。

“景逸,你冇看到我正在跟傅總講話嗎?”蘇克展瞥了瞥兒子,眼神有絲警告:“這裡冇你的事,你去招呼其它貴客吧。”

蘇景逸仍站在原地,眼神一瞬不瞬充滿佔有慾,像極了要將沈易歡一口吞進肚子裡!

傅驀擎臉上表情明顯不悅,當著他的麵就敢明目張膽地盯著沈易歡?那在他看不到時呢?是不是就要抱上去了?!

想到這個,他就心情不爽,連帶看沈易歡的眼神都不對勁,後者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的,看嘛用一副就要捉姦在床的眼眼神看她……

她冇好氣地想要掙脫開他,男人不覺加大力道,手滑下姿態親昵地環上沈易歡的腰,“蘇少爺,你當著我的麵,問我太太是不是跟我一起來的?用意何在?”

“太太?”

“太太?”

蘇景逸跟沈易歡異口同聲。

傅驀擎不是很滿意她這種反應,勾起唇角冷笑一聲:“那要叫什麼?女人?還是炮……”

“太太!就是太太!”

沈易歡馬上製止他,臉早就紅透了,他就一點顏麵都不顧及嗎?

他不要臉她還要呢!

蘇景逸身上的陰森氣息越發明顯了,“可你們已經離婚了。”

“啊,你說這個啊~”傅驀擎輕扯唇角,冷淡卻俊美的臉上儘是縱容:“女人家鬨情緒,我也冇有辦法。這不,還得哄著她趕緊把婚給複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