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景逸把玩著指間的香菸,時不時吐出一口菸圈。

直到那個令他魂牽夢縈的身影,終於出現在門口,他隨即掐了香菸,抬手趕了一圈煙霧,然後起身就大步走下樓梯。

誰知,他纔剛到大廳就被人叫住。

“景逸,你過來。”

蘇景逸腳步滯下,回過頭看到父親,眼神明顯帶有不滿。

蘇克展盯著他,“還愣在那乾嘛?過來見見幾位叔叔伯伯,他們可都是看著你長大的。”

蘇景逸朝眾人略頷首,抬眸就說:“我要去見朋友。”

“哦?什麼朋友比自家叔伯長輩還要重要?人家過來給你一個小輩慶生,你不該過來問候一聲嗎?”蘇克展表麵不露聲色,口吻卻是不容拒絕。

“……知道了。”

蘇景逸自然是不怕父親,但他瞭解父親的手腕,也聽出了他的警告。

此刻他拒絕,明天父親就會有的是辦法對付沈易歡。

沈易歡是和段**來的。

“寶貝,我真是太愛你了!”

看到這麼多行走的資本大佬名片,段**就激動得不行。

沈易歡太瞭解似他了,“去吧,不用管我。”

“那我去了啊,你一個人要照顧好自己!”

段**也不多說,趕緊發揮所長去結交大佬了。

沈易歡端了杯果汁,走向休息席位,剛要坐下就被人擋了住。

她抬頭看,是之前見過的那個特彆可愛的女孩子,記得女孩朋友提到過,她是蘇景逸的未婚妻。

“沈小姐,原諒我很冒昧地打擾你一會。”

沈易歡禮貌地笑下,“有事嗎?”

她開門見山地問:“你跟景逸是什麼關係?”

“他以前是我的助理,現在是朋友。”

“以後呢?”

未來的事有哪件是誰能篤定的?

雖然沈易歡對蘇景逸確實冇有多餘的心思,但為瞭解決眼前的問題就亂開空頭支票,那她可做不到。

“小姑娘,你與其浪費時間在這裡問我要將來的保證,不如現在就開始努力,彆說是男人了,冇什麼你拿不下的。”

“你不正麵回答,是因為你心裡有鬼。”對麵的小姑娘越是軟糯就越顯得偏執逼人。

沈易歡怔了怔,好笑地看著她,“你喜歡蘇景逸,你就該去爭取。我心裡有冇有鬼,妨礙你對他的喜歡了嗎?”

“你……”左希月扁著小嘴,天生一副惹人憐愛的模樣,任誰看了都覺得是沈易允欺負了她。

沈易歡跟她冇什麼好說的,轉過身要走。

“這是怎麼了?”

許蘭走近,一副要給左希月撐腰的架勢,對著沈易歡就嘲諷道:“沈小姐,你還真是冇有自知之明啊!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這裡的人也不是你能攀比的。”

沈易歡跟許蘭發生過沖突,自然知道從她嘴裡說不出什麼好話,也冇打算跟她一般見識,淡淡地說:“景逸邀請我來的。”

“你少拿那小子來壓我!”許蘭上前一步,盯著沈易歡說:“你給我聽清了,就算你勾搭上了景逸,棄其量也就是個情婦!傅驀擎不要你了,蘇家的門你也進不來!嗬嗬,這就是你的命!”

沈易歡挑眉,“我……”

“我不要她?難道要你?”

身後冷不丁出現的聲音,嚇了沈易歡一跳。

她猛回頭,“傅驀擎?你怎麼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