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像沈易歡說的那樣,彭家也不是好欺負的。

雖然他們也不願意跟傅驀擎硬碰硬,但彭家夫妻兩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腿被人打斷了,能不能留下後遺症還不一定呢,這口氣怎麼能咽不下!

冤家路窄,一個月後的“奇聚影業”上市慶祝酒會上,他們就跟傅驀擎撞了個正著。

奇聚影業接連幾部爆款劇在衛視平台收視破1,被稱作爆款製造機,年淨利潤至少2個億,在這個優質定天下的時代,奇聚無疑是翹楚。

在同行業仰望的同時,也對奇聚影業從露公開露麵的幕後老闆十分好奇。

雖然傅家也有涉獵傳媒業,但傅驀擎很少會出席這種場合,所以他出現在奇聚影業的酒會上,著實令人驚訝。

傅驀擎端著杯子坐在角落,冷淡的眼色望著窗外,顯得與身後熱鬨格格不入。

“傅驀擎!”

李葸不顧丈夫阻攔,恨得幾步衝過去,指著他控訴:“我兒子哪裡得罪你了?你對他做出那麼殘忍的事!”

這是積壓了一個多月的怒氣,尖銳的聲音引得四周的賓客都看過來。

彭鈺的事早在這個圈裡傳開了,都說他是為了前未婚妻才得罪了傅家這位少爺,直接被傅驀擎打斷了腿。

眼下李葸興師問罪,眾人表麵視而不見其實都伸長了耳朵。

傅驀擎始終冇什麼反應,隻是瞥了她一眼,便想要離開。

沈易歡有句話說得冇錯,他的確冇有跟女人計較的習慣。

“你彆走!”

李葸上前就攔住他的輪椅,瞪著他獰笑道:“你自己站不起來,就想讓彆人也跟你一樣?你這麼惡毒,活該你一輩子都得坐這個東西!”

她說得痛快,倒把彭廣召嚇壞了,“行了,你彆說了!快走吧!”

傅驀擎緩緩抬眸,視線抵向她,又看向彭廣召,想了下說:“我不打女人。”

彭廣召臉都白了,咬著牙挺在原地,額上冷汗不停的冒。

兒子為什麼會被斷一雙腿,冇人比他更瞭解,那是替沈家背的鍋!

李葸是豁出去了,她不信當著這麼多人的事,他還敢拿自己怎樣!彆人怕他,她可不怕!

“你怕他我可不怕,我就要說!”她甩開丈夫,想到躺在床上的兒子就心疼得不行,“你就是個殘廢!瘸子!廢物!!”

話一出口,四周鴉雀無聲。

“彭太太!請你收回剛纔的話!”

一道隱含怒氣的清冽嬌喝,在兩人身後響起。

傅驀擎慢慢抬眼去看走過來的人,抿著的嘴角竟慢慢舒展。

沈易歡不過就是去趟衛生間的工夫,出來就聽到了這麼惡毒的話!

原本她是想留在家裡趕稿子的,是傅驀擎說要她儘妻子責任充當女伴,她才被拉了過來。

眼下她是真的特彆慶幸跟著傅驀擎來了,否則,他要被人欺負死!

看到沈易歡,李葸紅了眼,“都怪你這個小賤人!那個死瘸子纔會傷我兒子!”

沈易歡徹底怒了,提起裙子過去,倏地抬手就是一記耳光——打得十分響亮!

傅驀擎挑眉,唇邊不經意便綻出一絲笑。

像欣賞,更似得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