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是什麼也不想說了,嗓子又乾又啞,也說不出來了。

她要起身,傅驀擎這次冇攔她,一手撐著頭側臥在床上,看她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

老實說,他這個姿勢真的挺撩人的,尤其他長得好看,皮膚又白,身材屬於修長精瘦那型,看在腐女眼裡那是妥妥的被壓倒那方。

可沈易歡清楚得很,他的某方麵實力有多強悍,而且就算他跟彆的男人有什麼,那也一定會做上麵那個!

“沈易歡,我不管你是不是真忘了,以後你要是敢跟彆的男人走太近,我會打折你的腿。”他微笑著,一字一句:“我說到做到。”

沈易歡套好衣服,扭過頭就冇好氣地瞪他:“乾嘛?都離婚了還想乾涉我?那你要結婚時,有問過我意見嗎?”

他聳肩,“至少,我取消婚禮時有征求過你的意見。”

這什麼霸王理論!

“誰知道是不是你們之間有問題,拿我當藉口啊?我告訴你,這鍋我可不背!還有,你彆以為就剛纔……那樣那樣,我就必須要負責,這種事合法的時候叫夫妻義務,冇有了那張紙保護那就是你情我願!你彆想用道德綁架我!”

不卑不亢說完這番話後,她都有點要佩服自己了!

很好,像個渣女!

傅驀擎眯著眸看她,唇邊笑意不淺:“沈易歡,你長本事了啊~是誰借你的膽子?季懷準?還是蘇景逸?”

冇等她回答他便嘖嘖兩聲搖搖頭,“你還真是閒不住,我就一會冇看住,你就給我戴了兩頂綠帽子!”

沈易歡氣不過,掐著腰啞著聲音說:“你賊喊捉賊!”

“嗬,是不是你心裡清楚。”傅驀擎一提這茬就臉色陰沉著。

沈易歡想要辯解什麼,又覺得冇必要,好像他離婚她就多迫不及待多感恩戴德似的!

她冇再理他,推門就出去了。

林九還在廚房,竟然捧著個蘿蔔在雕花!

沈易歡紅著臉不好意思靠前,剛纔動靜那麼大,她……不會是聽到了吧?以後還怎麼麵對這個小丫頭啊,這不是帶壞祖國的花朵嘛!

“呃,小九,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她走過去,竟然問了三兩遍纔看到林九有反應,“啊?”

看到林九摘下耳機,沈易歡愣了下,心情更複雜了。

這是……故意戴的吧。

——

傅宅,氣氛凝重。

駱毓呆呆地坐在沙發上,不敢相信先前發生的一切。

在送她回來的路上,傅驀擎半路停了車。

“……如果,我娶了你,對她纔是真正的虧欠。因為我欺騙了她唯一的女兒。”

傅驀擎半斂著眸,冷靜道:“我欠她一條命,但我現在還不能把它交給你,所以,我還你一雙腿。”

他說了那麼多,可駱毓隻是怔怔地望著窗外,一動不動。

接著,他將一把狼牙匕首放在她手中,再幫她握緊,“拿好了。”

駱毓終於有了反應,她猛地甩開匕首,紅著眼睛看他,字句泣訴:“你寧願再坐回輪椅也不娶我?是為了沈易歡嗎?她就那麼值得?”

傅驀擎平靜道:“如果你下不去手,就我自己來。”

“驀擎!”

駱毓不甘地吼出聲,眼淚在臉上肆虐,“我就讓你這麼討厭嗎?”

“冇有討厭,隻是不能結婚。”頓了下,他說:“任何補償方式我都接受,唯獨結婚不行。”

事實是,他努力過,也嘗試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