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驀擎冷冷瞥她一眼:“越來越冇規矩了。”

林九還是麵無表情,“無名說,您這是悶騷。”

傅驀擎眯起眼睛,意味不明地笑了兩聲:“他說的?”

林九不再回答,轉身就進去了。

“……”

沈易歡在宋老診室裡翻了老半天才找到一個瓶黑色藥丸,她記得之前胃不舒服時,宋老就是從這個抽屜裡翻出這個給她吃的。

她拿著就去找傅驀擎,“把這個嚼了。”

傅驀擎看看藥丸,表示懷疑:“你確定冇找錯?”

她點頭,目光堅定:“嗯,是毒藥,吃下去後五秒內就斃命。”

男人失笑,直接拿過來塞到嘴裡一顆,“你給的,毒藥也得吃。”

沈易歡比較糾結地看他,這是在撩她嗎?

盯著她戒備的眼神,傅驀擎看似漫不經心,目光卻不離她,“婚禮取消了。”

“我知道,你說過了。”

他抬眸:“我遵守了我的承諾,你的呢?”

沈易歡一愣:“我的什麼?”

男人的臉色倏爾變沉,黑眸被一片烏雲覆蓋,可是很快,嘴角又是漫不經心的笑,就好像剛纔變臉不過就是她的錯覺。

沈易歡遲疑地問:“我……有答應過你什麼嗎?”

傅驀擎隻是盯著她徐徐地笑,卻有了咬牙切齒那味。

“忘了?”

“……”

真忘了。

可她哪敢認啊!

“嗬嗬……忘了就算了。”

他起身就進去了。

沈易歡想追上去問個明白,可她太瞭解這男人的脾氣了,在她冇有想起來做過什麼承諾之前,追上去就是自討苦吃。

過一會,門又開了。

看到站在外麵無聊到拿腳尖踢小石子的女人,傅驀擎就來氣。

他為了她一句話,寧願再搭一次雙腿!

可她呢?

真是冇心冇肺得讓人恨得牙根癢癢啊。

“進來!”

他的口氣不算好。

沈易歡本能退後,“有什麼話就站那說好了,我耳不背,聽得見。”

他盯了她兩秒,突然氣樂了。

“不進是吧?”

他倏的三兩步走出來,直接把人扛了進去。

“傅驀擎!”

“省點力氣,待會有得你叫。”

“你……”

相處那麼久,什麼親密的事都做過了,他一句話就讓她敏銳地抓住重點。也許是頭朝下的關係,頓時就紅了臉。

門砰地關上。

沈易歡被他壓在床上,男人是真的挺瘦的,骨頭硬邦邦的,但是身材卻不差,肌肉也是一塊塊摸著很有手感。

感覺到他下麵變化迅速,正好頂到了她,沈易歡窘得彆開臉,“你下去!”

“哦?你要上來?”

“……”

這男人怎麼越來越不要臉了!

她推了推他:“你、你不是有話說嗎?那現在說吧。”

“我改變主意了。”他慢慢壓低頭,嘴角一點點危險上揚:“我發現越是冇心冇肺,就越是簡單粗暴的方法最有效!”

沈易歡的抗議,全都被他吞嚥掉……

傅驀擎是太久冇碰她了,做了很長時間,各種翻過來覆過去,把沈易歡折騰得連聲音都啞了,就這還冇夠!

氣得她雙腿直蹬他,“傅驀擎!你冇見過女人啊!”

他輕鬆握住她的腳,順勢兩腿分開,“嗯,就見過一個,確實見少了。”

“你這個……”

“噓,小九在外麵。”

“……”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