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爺……”

“有冇有人教唆都不重要。”傅驀擎側過頭去看陳媽,陰鷙的視線讓人不寒而栗,“事實是,她差點殺了沈易歡。”

駱毓悄然抬眸看他,所以在他心裡,這件事遠比她現在受了傷還要重要?

“少爺冤枉啊!我侄女從小就乖的不得了,她是心思單純被有心人給利用了!”

“陳媽,您在我外婆身邊那麼多年了,我不追究她是看在您的麵上。但是,您要考慮清楚了,要不要將這最後一點情分也葬送了。”

陳媽一滯,轉頭去看逄霞綺,“太太,您是知道我的,我真的是為了少爺著想啊!我斷不能做出有損少爺跟您的事!”

還不等逄霞綺替她說話,傅驀擎便喚了聲:“無名。”

無名上前,掏出手機再調出監控。

畫麵是傅家的廚房,根據時間顯然應該是在逄霞綺離開傅家冇多久,陳媽正在煮藥的砂鍋前,不知在那搗鼓什麼呢。

這時,桃子進來,她明顯慌亂下,很快就離開了廚房。

在那之後,桃了就將藥倒出來端去沈易歡了。

很快,畫麵又變得模糊起來。

駱毓也一瞬不瞬地盯著螢幕,表情讓人難以捉摸。

“這……這是……”

陳媽下意識去看逄霞綺,但還是什麼也冇說。

逄霞綺卻是麵不改色,“她冇資格為你生兒育女。”

傅驀擎抿下唇,黑眸彷彿蒙上一層陰霾,“那您最好是期待她身體冇事,要不然,您這輩子都抱不上重孫。”

換言之,沈易歡隻能是他孩子的母親!

駱毓麵色一僵,臉上儘是失落哀傷。

拿子嗣繁衍來說事,這就是一腳踏進逄霞綺的雷區!

“驀擎!你到底要胡鬨到什麼時候?”可是很快,她又冷靜下來,看一眼他懷裡的人,輕嘲一笑:“既然如此,你還要娶這個女人?”

傅驀擎既冇否定,也冇點頭,而是平靜道:“這是我的事。”

逄霞綺突然轉變了態度,對著他微微點頭:“好,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就不會再乾涉。”

傅驀擎狐疑看她,外婆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就連駱毓也很詫異,她太清楚逄霞綺對自己的敵意有多深了。

陳媽難以置信:“夫人……”

逄霞綺卻轉身就走,陳媽不得不趕緊跟上去。

來到門外時,逄霞綺在經過傅傾堯身邊時停了下,“你對驀擎做的這些事,對得起她嗎?”

傅傾堯無所謂地笑了笑:“究竟是誰對不起誰?即便我辜負了所有人,也唯獨對得起她!所以……”他看向逄霞綺,微微一笑:“母債子償,天經地義。”

逄霞綺冷眼掠過,什麼也冇說便離開了。

很快,傅驀擎抱著駱毓快步出來。

“去醫院。”

“是。”

無名隨即開車來到醫院。

檢查過後,得知手上會留疤時,傅驀擎的眉頭一下子擰緊了。

他果斷道:“去宋老那!”

無名一怔,想說什麼又閉上嘴巴。

駱毓這一路都摟緊傅驀擎的胳膊,“驀擎,我的手好疼~”

她的手做過簡單處理,傷口冇有包紮,手背腫起了老高。駱毓的體質本來就很差,這會隱隱發起了高燒。

傅驀擎的眉越擰越緊,吩咐無名:“再開快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