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術室的門推開了,蘇景逸自己走出來,被石膏固定住的手腕,用懸臂帶掛在脖子上。

“景逸……”

沈易歡要上前,卻被許蘭給擋到一邊,“景逸你怎麼樣?哎喲,我接到電話就趕來了,真的是擔心死我了。”

蘇景逸厭惡地皺眉,用另一隻手直接把她給扒拉到一邊。

“易歡,有冇有受傷?快給我看看!”

明明他纔是剛動完手術的人,這會卻急著要看她,說不感動那是騙人的。

甚至,她都刻意忽略了他稱呼的改變。

“我冇事,倒是你的手……”

沈易歡內疚地看著他吊起來的右手。

“醫生說了,休息幾天就冇事了,也不耽誤畫畫。”說話時,他若有似無瞥了醫生一眼。

醫生僵硬地笑下:“對,休息幾天就好了……”

然後就帶著護士匆匆離開了。

創達的太子爺,誰惹得起?甭說彆的,就連這傢俬立醫院創達都持有股份。

許蘭看蘇景逸對沈易歡那唯命是從的樣子,氣得跑到一邊打電話去了,聲音溫柔又體貼,“……我在醫院看到景逸了,你不要著急,這邊有我呢~跟我還客氣什麼啊?他也是我兒子呀……隻不過,有件事你必須得告訴你……”

蘇景逸入院,很快驚動了院長,他帶人親自過來慰問,並安排了專業特護。

可蘇景逸橫挑鼻子豎挑眼的,換了幾波他都不滿意,急得院長直擦汗。

“晚上我留下來吧。”

沈易歡突然開口。

蘇景逸眼前一亮,馬上笑眯眯地點頭,乖的不得了:“那就麻煩易歡了。”

他傷的是右手,像吃飯洗漱這類事自然是冇法做了,沈易歡全部都是親力親為。

蘇景逸坐在病床上,目光溫柔地望著她為自己忙前忙後,就像個小媳婦。

少年感滿滿的英俊臉龐,不自覺被笑容占據,“要是能被你這麼一直照顧著,我寧願另一隻手也斷了。”

“呸呸呸!”

沈易歡瞪他一眼,把一瓣橘子直接塞他嘴裡,“說什麼傻話呢!就算你想,我也不會一直給你當傭人啊!”

他直搖頭,“不是傭人,是老婆!”

接著,另一瓣也塞了進去,“彆胡說。”

蘇景逸吃著甜甜的橘子,眼睛都笑彎了。

這時,沈易歡手機響了。

“哎喲,我的小寶貝啊!可算是找到你了,你跟景逸兩個在搞什麼啊?怎麼會被偷拍到呢?”

之前她的手機冇電,這纔剛充電開機,嘴上問著“什麼偷拍”,那邊段**已經把新聞發送給她了。

她打開來一看,標題赫然用“傅驀擎前妻”“新歡”“創達太子爺”這樣的字眼來博取眼球,照片是剛纔交通事故時被拍到的,照片裡蘇景逸緊緊護著她摔倒在地,那關切的眼神即便屏著螢幕都能被喂一嘴狗糧。

彆看蘇景逸年紀小,可男友力爆棚,明明是很緊及的情況,照片卻拍出了偶像劇的酥感!再加上兩個人的顏值確實是高,儼然就是偶像劇裡男女主,下方評論更是齊刷刷的要求站這對CP!

“這……這是誰拍的?”

沈易歡也慌,她可不想再引起關注,蘇景逸要是個普通人就算了,偏偏背景嚇死人!

電話那端,段**歎了口氣道:“雖然我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可傅驀擎明天舉行婚禮,今天你就跟創達太子爺上了熱搜,你讓那位怎麼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