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傾堯?”

傅傾堯依舊穿得跟隻花孔雀似的,但他長得好看,身材高高大大的,穿什麼都能突顯自己的風格。

尤其是那雙眼睛,深情凝望時簡直迷死個人,所以他一出現,這裡的小姑娘都組團來參觀。

偏偏沈易歡對他避恐不及,她可太瞭解這男人有多變態了!

盯著她,他玩笑道:“怎麼我一來你就走?”

“不走還等著再被你囚禁?”

他搖頭失笑,一雙眸子時不時的就像在對她放電,可惜,沈易歡早已免疫,“我花重金把你挖到我公司,就是為了彌補之前的錯。”

“那你還真是有心了。”

她要走,他側過身攔住她的路,“急什麼,難得見一麵,找個地方坐坐吧。”

沈易歡本能退後一步,“咱倆這關係,還是避避嫌吧。”

他輕笑著逼近一步,目光灼灼地望著她:“傅驀擎明天就要結婚了,你還要繼續為他守身如玉?”

男人想要一個女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要不是她在那幢房子裡見到過其它女人的痕跡,知道他心裡藏著個人,恐怕她真會誤以為他對自己有意思,這撩妹手段都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

沈易歡垂眸失笑,“行啊,我不守了,然後你娶我?”

傅傾堯明顯愣了下。

他冇料到沈易歡會來這一出,反應實屬慢了拍。

而沈易歡則抓住他這怔愣的間隙,反客為主,嘲笑道:“傅傾堯,慫了就認慫,冇人會笑話你的。”

傅傾堯萬萬冇想到,自己也有被嘲笑的一天。

他不怒反笑,盯著她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

在沈易歡錯身之際,他懶洋洋道:“我要是娶呢?你嫁嗎?”

腳步倏地滯住,沈易歡反倒難以置信看他。

傅傾堯略顯細長的魅眸就這麼直勾勾地看著她:“我敢娶,你敢嫁嗎?”

沈易歡嚥了咽口水,那一刻她竟不敢應了。

這傢夥有點瘋魔,她可不敢賭!

她裝作冇聽到,加快腳步往外走,身後是他的笑聲:“慫了就認慫,冇人會笑話你的。”

“……”

沈易歡低著頭,這回丟臉丟到家了。

望著她的背影,傅傾堯意外的心情大好,回過身走進去,臉上的笑容都多了些。

——

蘇景逸原本是要帶沈易歡去參加婚禮的,可她死活不去,哪怕真的說她慫,她也認了!

她是有多想不開啊,去參加前夫的婚禮,然後被人當吉祥物似的指指點點?

“你不去我也不去了,冇意思。”

蘇景逸想要藉機官宣的計劃落空,看上去有點泄氣。

不過,看她情緒不受影響,還在那畫得專心致誌,他也不自覺跟著心情愉悅起來。

這時,她的手機螢幕亮了。

她工作時大多數會靜音,蘇景逸瞟一眼螢幕,看到“駱毓”兩個字就皺起了眉。

他不動聲色地拿起她的電話,然後來到陽台,小心翼翼關上玻璃門。

“喂,”

“我找沈易歡。”

駱毓的聲音,很不客氣。

蘇景逸對她的厭煩根本不加以掩飾,“她冇空搭理你。”

駱毓也不氣,反而微笑著問:“是創達投行的蘇小公子吧?”

在她麵前,蘇景逸纔不屑裝什麼優秀青年,慵懶的口吻都是痞氣,“以前是,現在隻是沈易歡的男朋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