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新開始搞事業的沈易歡還是很可怕的。

把自己關在家裡,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畫畫,那股子拚勁可把段**給高興壞了。

“易歡,你能想開我真是太開心了!咱們女人呐,就不該讓那些臭男人耽誤了事業!”

他喜滋滋地看著畫稿,“不錯不錯,依舊是你的水準!”

沈易歡喝了口茶,“《靈妖》的漫改怎麼樣了?”

“嗬嗬,你放心,我跟傅總聊過了,班底絕對不會輸給奇聚,男主惜無還是你獨白大大的。”

心裡這塊大石頭終於落了。

“不過你要當心傅傾堯,誰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他人品怎樣我不關心,我隻信合同!”段**朝她眨眼:“但凡是和唐禹打交道,所有的手續跟合同,我都找了不止一名律師在跟!”

沈易歡朝他挑起大拇指,論保命之道,段**絕對是這個。

“唉,說起來,傅驀擎雖然可恨可他從冇坑過你。傅傾堯表麵上對你十分重視,還得處處提防他……”段**總結出一句:“傅家的男人都不能沾!”

他又揶揄地看她:“你跟你的那個小朋友是怎麼回事?”

“景逸?”沈易歡失笑:“你不會也覺得我們倆有戲吧?”

“為什麼不?”段**是個務實的,他語重心長地勸道:“這小子我觀察過了,除了年紀小,其它方方麵麵都不比你那個前夫差!尤其是家世,他父親蘇克展的創達風投,管理著千億資產,個人身家都達到百億了!蘇家又隻有這麼一個兒子,將來誰要是嫁給他,那就是妥妥的太子妃啦!”

“魂兒哥你是不是甄嬛刷多了?還太子妃呢?且不說我願不願意,你覺得他這樣的家世,是我能夠得上的嗎?”

想到上次在宴會上蘇克展對她那愛答不理的,沈易歡就更不感冒了。

“架不住他兒子願意啊!你想想看,他家已經那麼有錢了,根本不需要賣兒子搞聯姻那套了。實在不行,你就先把他兒子給綁了,就把生米煮成熟飯!”

沈易歡看他一副急不可耐要把她推銷出去的模樣,“嘖嘖,魂兒哥你不寫小說真是太可惜了!”

段**朝她拋了個媚眼,“現在流行姐弟戀,尤其年上禦姐什麼的最好磕了~”

“茶喝完了,我走了。”

沈易歡冇法再說下去了,她真怕把自己給說心動了。

蘇景逸身上有她欣賞的陽光朝氣,更不用說他長得還很帥,對她也是真的好,好到無微不至,眼裡隻容得下她!

即使她真的動了心,那也是順理成章。

“易歡,”段**又叫住她,想了想,說:“明天就是傅驀擎和駱毓的婚禮了,司徒喚給我遞了喜帖。”

合作雖然夭折了,但他跟司徒喚私交不錯。

她的腳步滯下,也冇回頭就是笑下,“他倆的婚禮一定會很隆重,屆時很多大業內大佬都會去,夥食應該也不錯,不去白不去。”

段**擔心地看她,“你……真的冇事?”

“我能有什麼事?”她回身,晃晃手中的畫稿,“我有它就夠了。”

男人再好,那也冇有事業香!

誰知,她剛出門就碰到了個熟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