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景逸是軟磨硬泡,並且承諾隻要她答應陪他參加聚會,保證一個月不會騷擾她。

沈易歡終於點頭了。

本以為就是個年輕人的普通聚會,結果跟著蘇景逸抵達目的地後才知道,自已又被這小子給忽悠了。

麵前這座莊園占地極廣,綠蔭如畫,濃鬱疊翠,橡牙白的巍然建築物,被包圍在這一片綠色之中,頗有種一覽眾山小的意境。

“這是……”

“我家。”

蘇景逸笑著主動牽起她的手,“進去吧。”

沈易歡下意識就要往回縮,腳也往後使勁,“我纔不要呢!我平白無故的跟你回家算怎麼回事啊?”

蘇景逸眨眨亮晶晶的眸眼,“紅錦老師,你答應過我的。”

“叫老師也冇用!”

她就要走,蘇景逸無奈歎息,乾脆利落的把人打橫抱起,大步往裡走。

“蘇景逸!!”

“乖一點,彆動~讓人看到還以為我們是在打情罵俏呢。”

直到這時她才發現,庭園裡燈火通明,賓客如雲。

“你、你為什麼要帶我來這?!”

穿過大理岩鋪裝,就是庭院,服務人員位列兩端迎賓,“小少爺。”

沈易歡還在掙紮,聽到後詫異地看向抱著自已的男孩,“小、少爺?”

蘇景逸的口吻有點委屈,“唉,你是有多不關注我啊。”

其實他在沈易歡麵前從未刻意掩飾過自已是誰,無奈這個女人就是不關心。

“你……快放我下來!”

沈易歡覺得丟死人了,不止是服務工作人員,站在庭園裡的賓客也朝這邊看了過來。

“那不是蘇家小少爺嗎?”

“對啊……他抱的那個女人是誰?”

“嗬嗬,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會玩,也不知道這是哪家的千金,能讓創達的小公子看上?”

蘇景逸無視這些人,隻盯著沈易歡,“還逃嗎?”

“好好好,不逃了不逃了!你快放我下來吧!”

男孩陽光朝氣的臉龐上這才露出笑容,輕輕將她放下,還體貼的將她裙襬整理好,然後牽起她的手大步走進花園。

與宴會中盛裝的美女們不同,沈易歡穿得極為輕簡,一襲黑色V領中長裙,裙襬及膝,露出小腿。

後麵玉背半裸,皮膚白到發光,長髮隨意散著,耳側彆了隻精緻的水晶鑽髮夾,不施粉黛,純美帶欲。

雖然不知道這是哪家千金,但蘇小公子這眼光還是不錯的!

“爸。”

正在與人交談的中年男子轉過身,視線落在兒子身上,再是沈易歡,最後瞥一眼兩人握在一起的手上。

他一笑:“這位小姐是……”

“我女朋友,沈易歡。”

蘇景逸大方地攬住沈易歡的肩,“我跟您提過的。”

感覺到四周的目光都彙聚到自已身上,沈易歡恨不得當場落跑!

她壓低聲音:“呃,蘇先生,您彆聽他的,我可以解釋……”

蘇克展卻打斷她,禮貌疏離地笑笑:“沈小姐,歡迎。”說完便轉過身,好像什麼也冇發生過,繼續跟朋友聊天。

他的不友好,沈易歡感受到了。

她扭頭看蘇景逸,眯著眼睛挑眉問:“女朋友?”

蘇景逸端著餐盤給她挑了很多美食,“餓了吧?先吃點,要是不合胃口待會再帶你去好吃的。”

“蘇景逸!”

沈易歡是真的動氣了,蘇景逸這才乖乖回道:“我告訴過你家裡總逼我相親,我說有喜歡的人了,他們不信。我就隻能把你帶回來了。”

沈易歡蹙眉,“你這是偷換概念!”

“唉,我喜歡你,跟你會成為我女朋友,這兩件事並不發生衝突。”

趁她自顧生氣,他拿起一塊蛋糕就塞到她嘴裡,沈易歡也不好當眾吐出來,隻好囫圇嚼著,氣鼓鼓地瞪著他。

盯著她的紅唇,男孩的眸色倏爾變得暗沉,眸底湧動著的**正在翻滾。

突然,他捏住她的下巴,俯身低頭,湊到她唇邊,伸出舌尖將蛋糕殘渣舐去……

樓上,一雙陰鷙的黑眸牢牢鎖住吻在一起的兩人,詭譎黏膩的視線就像正在蔓延的蛛絲,先將獵物纏裹,再一寸一寸吞噬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