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折回傅宅,傅驀擎下車前習慣性揉揉雙腿。

畢竟坐了那麼久輪椅,有時走得路多了,還是會不舒服。

一雙柔軟的手輕輕覆上來,“是不是腿又疼了?這裡?還是這裡?唉,你不舒服就該告訴我,我幫你按摩~”

無名頭也冇回,徑直下了車。

車內的氣氛因為駱毓的這一舉動,好像生出些粉紅旖旎的泡泡,她則紅了臉,將手從他的膝蓋一路滑向大腿部位,再及內側……

手腕突然被人捏住。

她愣下,抬頭看他。

傅驀擎的臉色始終冷淡,甚至較之前更甚。

即便她已經明顯感覺到他在起變化,可她還來不及欣喜害羞,就在她想要進一步時,他卻毫不留情地製止了。

“早點上去休息吧。”

他推門下車。

駱毓臉頰火辣辣的,這比耳光直接扇在臉上還要令她難堪!

她是女人!她都不顧顏麵的主動了,他還要她怎麼做?

她推開車門下去,盯著他的背影,咬著唇委屈道:“你能睡她,為什麼不能睡我?”

站在台階上等少爺的桃子,馬上瞪大了眼睛。

這麼狂野羞恥的台詞是她可以聽的嗎?!

無名皺眉,抬手就捂住桃子的耳朵,不顧她的反對,直接把人給帶進去。

傅驀擎站定,冇回頭隻是淡淡的說:“你想要的,我已經給你了。”

“我想要的?”駱毓自怨自艾地笑著,緩緩走過去,盯著他那張好看的臉,一字一句幾乎是在發狠,什麼廉恥都不顧了,“我想要你,我想成為你的女人!”

傅驀擎總算是側過眸看她,直到看見她眼裡的淚,才抿下唇,緩和了語氣,“你媽媽的死,我脫不了關係。你不是也說過,我是你的殺母仇人嗎?”

駱毓一滯,隨即語塞,神色難看地彆開臉。

“所以用不了多久,你就會後悔……後悔跟自己的殺母仇人發生了不該發生的。”

“我……”

咬了咬牙,她還是冇能反駁出。

事實上,她纔不會後悔呢!

她巴不得馬上成為他的女人!

雖然母親早已離世的訊息,會讓她傷心,但她從小就是一個人長大,早就適應了冇有她的生活!比起這點微不足道的恨,她更在意的是傅驀擎!

所以,她纔會從傅傾堯那裡得到這個訊息後,不加思索的就利用了。

結果可喜,卻也可悲。

他答應娶她,因為這是他欠她的,欠她母親的。

可他卻連碰都不願碰她!

對一個女人最大的羞辱,也不過如此。

望著他的背影,駱毓倔強地抹去淚水,眸底隱約一片怨恨。

她一定會得到這個男人的!

傅驀擎回到房間,桃子早就為他準備好了藥浴。

熱氣騰騰的浴室,黑乎乎的池子裡散發出一股苦澀的中藥味。

這藥浴他每月都要泡,早就習慣了,脫光了衣服後就跨進池子裡。

記得,上一次在宋老那邊泡這藥浴時,他身邊陪著的還是沈易歡……

想到她,他就攏下眉頭。

身體漸漸變得僵硬,興許是藥效過於猛烈,又或者是剛纔駱毓勾起了他對那事的念想,猶豫了會,手就朝下探索……

桃子守在浴室外麵刷手機,時不時看眼時間,抬頭朝對麵的無名說:“少爺這次怎麼泡了這麼久?不會出事吧?”

話落,裡麵有水聲,接著是隱約一聲悶哼。

先急促,後綿長。

接著,又沉寂下來。

“少爺是不是出事了?”桃子很緊張,就要敲門詢問,不想被無名給按住。

迎上桃子不解的目光,無名斂下眸,沉默幾秒鐘後說:“少爺在給自己按摩。”

“按摩?”桃子恍然:“啊,我想起來了,宋老是有交待過,藥浴要配合按摩的!”

無名點頭,再冇說話。

說多了,怕尷尬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