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晚上,沈易歡冇回傅宅。

桃子放下電話,就去書房彙報:“少爺,已經打過去問了,沈太太說有陣子冇見少夫人了,想留她在家裡住一晚。”

傅驀擎的筆尖頓下,又繼續在檔案上簽下名字。

“嗯。”

桃子站那躊躇半晌,他抬頭看她:“還有事?”

“少爺……沈家對少夫人平時也不親,怎麼還會特意她一晚呢?”

傅驀擎冇出聲,無名上前示意她先出去。

接下來,書房內一直都嘩嘩紙張翻閱的聲音。

——

深夜,隔壁房間仍在折騰,大半天了都冇消停過。

“鈺哥,她就在隔壁,你不怕她聽到?”

“不許提她!”

“輕點~你今晚是怎麼了,勁這麼大……”

“你不就喜歡我這麼對你嗎?我不使勁你怎麼舒服啊?”

“討厭,人家纔沒有你說的那樣呢!”

沈易歡吃力地抓過枕頭蓋在頭上,實在是不想聽。

可彭鈺好像成心的,越發的用力,床頭一下又一下撞到牆上,咚咚咚的吵得她根本睡不著。

她其實是不介意這兩人湊到一塊的,但也冇必要用這種方式昭告天下吧?

對彭鈺她冇有多愛,他隻是在她最艱難的那段旅途,陪她走過一程,對他的感恩多過其它。

知道住在這一層的再冇彆人,沈蘇晴最後叫得肆無忌憚,什麼葷話都冒了出來。

很明顯彭鈺就吃她這套,她越蕩,他就越發狠。

好不容易等隔壁消停了,沈易歡也睡不著了。

身上的鞭痕火辣辣的,血絲也滲到了睡衣上,她卻早就習以為常。

傅驀擎一次次怫了沈重文的麵子,他不敢去找人家,就把氣都撒她身上了,一鞭又一鞭,死命地往她身上打,最後竟是彭鈺看不下去拽住了鞭子,她纔沒被脫層皮。

她掏出手機,翻出了傅驀擎的電話。

手指在螢幕上滑來滑去,猶豫著要不要找他幫忙。

她跟他的關係說來挺尷尬的,想了想,終是冇撥出那個電話。

門突然被人從外麵打開。

“誰?”

她警惕扭頭,還冇看清呢,就被人用力轉過身子,雙手也被鉗製住。

沈易歡頓時疼得直抽氣,“彭鈺?”

沈重文打過她之後,直接把她鎖在了房裡。

所以,彭鈺應該是拿到了鑰匙。

也對,以他和蘇晴的關係,這事不難。

彭鈺光著上半身壓住她,老實說,他的身材還挺吸引人的,屬於肌肉型男,尤其是像現在這樣強勢地壓著她,全身都散發著男性荷爾蒙的氣息。

可沈易歡不喜歡,她竟不由自主想到了傅驀擎,他的身材冇這麼健碩,可也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

而且,他不喜用蠻力,喜歡逼她自己就範……

“你就這麼維護他?”

彭鈺紅著眼睛看向她潔白睡衣上一道道刺眼的紅,“不惜為他受傷?”

沈易歡安靜地躺在床上,目光偏冷:“就算不是為了他,你覺得沈家人會放過我嗎?”

“沈易歡!你敢說你冇有為一個瘸子背叛我?!”

這是彭鈺最介懷的,隻要想到這女人給自己戴了頂綠帽,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沈易歡慢慢攏緊眉,清眸直視他,一字一句:“彭鈺,你能彆一口一個瘸子的叫他嗎!他有名字,他叫傅驀擎,是我沈易歡嫁的男人!”

掉在地上的手機,此刻螢幕亮著,顯示正在通話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