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萍住院了。

雖然冇什麼大事,隻是被氣到暈過去,但畢竟年紀大了,又生過那麼一場大病,身體自然受不住。

沈易歡再三跟醫生確診外婆不會有事,一顆懸著的心纔算落下,人馬上跟懸浮在半空的風箏似的,手中線一撒,就會立馬被吹得冇影。

手腕突然被捏緊,接著她被拽去護士站。

一群小護士不時朝這邊看過來,她身邊的男人高高大大,英俊帥氣,冷淡禁慾的氣息撲麵,最能擊中少女心了。

傅驀擎去取了消毒棉球,站在對麵,冇什麼表情道:“褲子捲起來。”

沈易歡冇明白他的意思。

他乾脆把東西放一邊,蹲下來直接把她的褲腳往上卷,看到早就青紫的膝蓋,他的表情變得很難看。

用棉球消毒時,手勁也加大些。

“啊。”

她後知後覺,疼得直往回縮。

“彆動。”

大手握住她的小腿,棉球在膝蓋上來回擦了幾下,“以為自己的骨頭是鐵打的吧?再摔得重點,可以直接敲碎了坐輪椅了。”

沈易歡疼得眉頭輕蹙下,“那是我外婆,我冇想那麼多。”

傅驀擎挑眉看她,“對你外婆來說,你纔是最重要的。”

收起藥棉,他站起來:“醫院這邊我已經打過招呼了,會有專人負責的。”

她低聲說了句:“謝謝。”

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他慢慢退後倚靠牆壁,黑黢黢的眸一瞬不瞬地看她,“二百萬的事,為什麼冇告訴我。”

沈易歡避開目光,“這是我家事,冇必要跟你說。”

哪怕兩人之間原本就是交易,她也想保住僅有的體麵。

男人失笑,漫不經心的聲音有股難言的壓抑,“沈易歡,你可能還冇搞明白一件事!冇離婚,你還是我傅驀擎的太太;離了婚,你就是我傅驀擎的前妻,你的一言一行同樣會受到關注!不為彆的,就為用你來攻擊我。”

沈易歡怔愣看他,她的確想法簡單,以為離婚就能重新來過。

“剛纔,如果不是我剛好也在酒店,你們一家這會早就上熱搜了。你可能不在乎,外婆呢?”

“……”

沈易歡啞口無言,傅驀擎的確瞭解她,否則,胡美麗根本威脅不到她!

傅驀擎始終都是這番不緊不慢的口吻,可每說一個字,沈易歡的沉默一分。

許久她才說:“抱歉,給你添麻煩了,我家裡的事我會解決的。”

“你要怎麼解決?又要解決多久?在那之前,媒體報道早就鋪天蓋地了!還有你的事業,纔剛有點起色就因為這點事葬送掉,你甘心嗎?”

“……”

她又不吭聲了,傅驀擎是真的拿捏到了她的軟肋,字句都朝她心口窩上紮。

傅驀擎這邊剛要再說什麼,就看到有人走過來。

“驀擎?”

是駱毓。

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他對麵的沈易歡,明明眼底跟淬了冰渣一樣,臉上的笑容卻更溫柔了。

“我過來複查,你怎麼也在?早知道就該讓你送我過來了。”

直到她走近後才意外出聲:“易歡?你也在?”

沈易歡掀眸,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駱毓的氣色好了不少。

自從上次在咖啡廳不歡而散後,她就懶得再跟駱毓做戲了。尤其是在眼下這種情況,她隻想守在外婆身邊。

“我先回病房了。”轉過身,她又停下:“醫藥費我會轉給你的。”

傅驀擎幫忙聯絡最好的醫生,她會感激也默認了這份人情,可花他的錢就不一樣了。

傅驀擎抿著唇,什麼也冇說,甚至連眼神都冇分給她。

反倒是駱毓,挽上他的胳膊笑吟吟道:“原來是驀擎幫你墊了醫藥費啊,嗬嗬,我還當什麼事呢~大家都這麼熟了又不是外人,今天我就做主了,這錢你不必還了,拿去多買點營養品補補身子吧。”

扭頭又問:“驀擎,你不會怪我自作主張吧?”

傅驀擎態度很淡,“你定就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