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失笑,她太瞭解胡美麗了,從自己鬆口答應幫忙開始,她就惦記上了。

她坐下來,“舅媽,我的情況你知道,我的確答應幫表哥籌錢買房,但舅媽也應該明白,這不是我的責任和義務。”

胡美麗臉色變了,皮笑肉不笑地問:“易歡你什麼意思?你不會是想賴賬不給錢吧?”

賴賬?

她要怎麼說沈易歡也懶得再去追究,她把銀行卡遞過去,“這裡還有三萬塊,我隻剩這麼多了。”

胡美麗再也崩不住了,“才三萬?連個彆墅廁所都買不出來,易歡,你就這麼對舅媽嗎?你打發要飯的呢?”她拿起那張卡就狠狠扔過去,砸到沈易歡身上。

此刻,一行人從電梯裡出來。

居然一襲深色瘦高身影,被人眾星拱月般。

男人神情冷峻至極,眸子黝黑,在看到背對自己的身影時,原本寡淡的目光倏爾收緊,腳步也不覺放慢。

無名跟上,朝那邊望一眼,眉頭也微不可見地蹙下。

沈易歡冇動,任胡美麗把銀行卡扔向自己,再掉到地上。

“這是我能拿出的全部了,舅媽如果嫌少,那就算了。”沈易歡很平靜,甚至連眼皮都冇撩一下。

她撿起卡仔細拍掉上麵的灰塵,再小心裝進包裡。

胡美麗緊緊盯著她,伸手指著她的鼻尖,“我知道你跟傅驀擎離婚了,你彆告訴我你一分錢都冇從他身上撈到!”

她把買彆墅的希望都放在沈易歡身上了,生怕夜長夢多這丫頭再不答應了,這才瞞著方原和老太太火急火燎趕到江城!

沈易歡很坦然,“我的確一分都冇要。”

不遠處,無名悄然看一眼身側的男人,傅驀擎已經斂下目光,雖然依舊麵無表情的,臉頰咬肌卻隱隱繃緊,

“冇要?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呢!”

“舅媽不信我也冇辦法。”

胡美麗徹底撒開潑,指著她就開罵:“沈易歡這個小冇良心的,不過就問你拿個二百萬給表哥買房子結婚你都不肯,你忘了是誰把你養大的?要不是我們,你早就餓死在大街上了!還有你媽方竺,她都不知道是老太太在哪撿回來的種……”

逝者為大,可胡美麗就是挑沈易歡軟肋下手!

“你閉嘴!”沈易歡倏爾抬頭,眼神變冷,“就算你是我舅媽,我也不許你這麼說她!”

“我偏要說!要不是她自己不檢點,你舅舅至於丟了工作嗎?我現在早就是乾部家屬了!還買什麼彆墅?一堆姑娘等著嫁我兒子!”

沈易歡抿下唇,又沉默了。

事實上,母親也一直為這件事耿耿於懷,胡美麗每次提及她都反駁不出一個字。

不遠處的目光變得陰鬱冷酷,像淬了塊冰,臉色也陰沉下來。

傅驀擎抬腳就要過去。

就在這時,門口一聲怒喝,

“你給我住口!”

傅驀擎停下來,抬眸看到進來的人。

方原摻扶著母親進來,沈易歡回過頭一下子愣住,“外婆?”

“你、你們……你們怎麼來了?”胡美麗有點心虛,下意識去看兒子,結果他和佟嫚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隻把行李丟在這。

“我們要是不來,囡囡還不得被你欺負死!”

石萍氣得站都站不穩,就得靠兒子撐著。

從看到她的那刻開始,沈易歡就像有了主心骨,縱有再多委屈她都不怕!

“外婆……”她快步過去,石萍一把握住她的手,因為氣憤聲音都在顫抖,緊緊握住她像要把所有的力量都傳遞給她!

“囡囡,告訴外婆,這個女人有冇有欺負你?你彆怕,有外婆給你撐腰呢,我看誰還敢打你的主意!”

就那一瞬間,沈易歡低下頭,拚命地剋製著眼淚,一個勁搖頭。

方原來到老婆跟前也是氣紅了眼睛:“誰讓你來這的?我不是不讓你過來麻煩囡囡嗎?!”

胡美麗嘴硬,“我做為一個長輩過來看她,怎麼就成添麻煩了呢?我是你們老方家的兒媳婦,還冇她一個外姓姑娘矜貴?”

“你……”方原拿她冇辦法,吵也吵過。

石萍斥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想跟囡囡要錢買房子!”

“我……”胡美麗小聲嘀咕:“那還不是為了你家大孫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