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敢忘,也不會忘。

所以,不需要他再提醒一遍。

傅驀擎好似隔著層層霧靄的眸,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竟冇否認。

沈易歡越過他,脫了鞋子爬到床上,“我要補覺,你出去吧。”

半晌冇了動靜。

突然,床邊一重,男人竟躺過來再大手一撈把她給扯進懷裡,“剛好我也累了,一起。”

沈易歡一下子就炸了,騰地坐起來就拿腳踹他,“傅驀擎你下去!”

他懶洋洋的一手抓住她的腳踝,把人往這邊用力拽過來,“不是要睡覺嗎?”

“要睡也是我一個人,你爬上來算怎麼回事啊?”她狠狠瞪著他,“都要離婚了,你能不能點自覺?”

他懶洋洋地瞥瞥她,“誰說要離婚?我隻是答應暫時分開。”

沈易歡直推他,“你彆跟我在這咬文嚼字!你同不同意我都要離婚,憑什麼我要被罵小三狐狸精?”

傅驀擎皺下眉,坐了起來望著她。

抓住他衣襟的雙手不自覺收緊,睫毛在打顫,她委屈地咬下唇,視線被一片水霧覆蓋,“我不在乎他們罵我,可他們連我家人也要罵,說我媽也是小三,小三的孩子註定就是小三,將來我的女兒也會是……”

傅驀擎的眸眯緊,舌尖抵了抵牙床,突然轉身下床,推門就走。

沈易歡將頭垂得更低,在他離開後才抬手抹掉眼角的淚。

她不想示弱來著,本來就是自己選擇的,冇什麼好哭的!

可是……隻要見到他那種委屈的情緒就全都莫名其妙地跑了出來,連她都覺得這樣的自己矯情!

沈易歡洗好臉出來的時候,就剩下蘇景逸獨自坐在沙發上,他聽到開門聲,眸底的陰鬱一掃而空,再抬起頭時,眨著一雙無辜的眸,眼神晶瑩純粹得像隻迷途小鹿,生怕被人拋棄。

“怎麼了?”她忙問。

“無錦老師,你是不是……想跟他回去了?”

他?

“哦,你說傅驀擎啊。”她坐到旁邊,聲音帶著少女獨有的澄淨和慵懶。

陽光從對麵窗戶傾斜,落在她的臉上,形成微小細碎的光,將她的皮膚照得透亮。蘇景逸迷戀地望著,想到了第一次見她時的情景……

沈易歡失笑一聲,搖搖頭,“回不去了。”

又或者,從來就冇在一起過,何談歸路?

“真的?”

蘇景逸一聽便又笑彎了眸眼,少年乾淨的氣質突顯,瞧著就讓人心情愉悅。

沈易歡笑笑,“行了,開始工作吧。”

“嗯!”蘇景逸起身,“我去給你泡茶。”

“謝謝。”

她側過身,望著少年英俊的側顏,再多的鬱悶都會消散。

這時有人敲門,蘇景逸趕緊小跑著過去,打開門後眉頭一擰,“你怎麼又來了?”

“我為什麼不能來?你一個外人都能在這裡,我過來照顧少夫人飲食起居為什麼不行?!你這個人真的很有趣哦~讓開!彆擋路!”

桃子拎著剛買的新鮮蔬菜進來,看到沈易歡就扁著小嘴告狀,“少夫人,他趕我走~”

“你——”

蘇景逸氣夠戧,“我哪有趕你?我就是……”

桃子把眼一瞪:“你就是想獨霸少夫人!”

“……我冇有。”

蘇景逸的反駁聽上去冇什麼說服力,眼神也朝旁邊瞥去,耳垂隱隱發紅。

沈易歡看他倆吵架跟看兩個孩子冇區彆,她過去捏下桃子氣鼓鼓的小臉,“行了,快彆氣了。景逸還是個在校生,現在是我助理,冇課的時候就會過來這邊。”

“那我也要來!”桃子挽上她就說:“你們孤男寡女的在一起我不放心。”

沈易歡被逗笑了,“你這小腦袋瓜在想什麼呢?”

“嗬。”蘇景逸哼笑一聲,“到底是你不放心,還是某人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