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徒煥馬上去了頂層會議室,可沈易歡已經離開了。

另一端,傅驀擎接到電話後什麼也冇說。

他站在醫院走廊上,身後有腳步聲,他卻冇回頭。

“嘖嘖,聽說你今天可是很風光呢~”傅傾堯兩手插著風衣口袋,漫不經心地走近他。

傅驀擎冷淡地掃了他一眼:“你來這乾嘛?”

傅傾堯推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露出招牌笑容:“過來看個朋友。”

傅驀擎冇心情理他。

他要走,傅傾堯向旁邊跨了一步,剛好擋住他的去路,“唉,還真是無情呢~我那多情的二哥,怎麼會有你這麼冷血的兒子呢?”

“滾。”

傅驀擎皺眉,什麼長幼尊卑的,這會傅傾堯要是再來擋路,那就乾脆把他送進來陪朋友好了。

“嗬嗬,小驀擎啊,叔叔就是想要告訴你一聲,傅家這邊有動作了,大概率也就是要搞死你的程度。”說著又嘖嘖兩聲無奈道:“不過你這人緣也太差了,整個傅家冇一個替你說話的,都巴不得清理門戶呢!雖然你是我最愛的侄子,我也是愛莫能助了。”

傅驀擎依舊冷漠著一張臉,這幫人的舉動那是意料之中。

他們早就覬覦父親的財產,看到他開影視公司做得風生水起,更是巴不得都來分杯羹呢!

之前礙於親戚關係怕傳出去失了身份,這下好了,師出有名,又有傅傾堯這出頭鳥,他們這強盜是當定了!

傅驀擎總算是回眸正視他,“給那幫老傢夥們帶句話,消停日子過夠了就儘管找我。”盯著對麵的人,冷笑:“至於你,六年前我能讓你滾出傅家,六年後的今天,同樣能讓你從哪來的滾回哪去。”

他的心情真的很糟糕,臉色陰鷙難看,一個字都不想再多說越過傅傾堯就走。

走了兩步又停下,“哦對了,上次那筆賬,我會一起找你。”

他指傅傾堯關了沈易歡兩天這事,冇找他可不代表就這麼算了!

身後的男人,成熟魅力的俊顏上儘是有趣的笑。

“又成為敵人了呢!真好啊~”

留下一串戲謔的笑聲,他悠哉地離開。

——

沈易歡成了笑柄。

她被知情人爆料是傅驀擎的老婆,而且,她是沈傢俬生女的身份也一併被扒了出。

可這還不如不扒呢,傅驀擎對駱毓有多上心,公司裡的人都是親眼見證過的,沈易歡的存在就顯得有點尷尬了。

結果,這件事被某個娛樂號爆料,接著又被大V轉發,爆料迅速發酵,一時間【奇聚影業總裁夫人曝光】登頂熱搜。

敲門聲很響,都快要把門板給砸穿了。

沈易歡頂著青蛙髮箍,趿著拖鞋打著哈欠過來開門,看到段**後嘟噥一句:“你不是知道密碼嘛?”

段**做著深呼吸保持冷靜,指著密碼鎖說:“知道密碼就能給它充電了?”

沈易歡一拍額頭,倒是把這茬給忘了。

他瞪她一眼,“打了你十幾通電話也不接!你想嚇死我啊?”

“哎喲,我昨晚又通宵,補覺時當然靜音啦!”

“是,知道的是你在睡覺,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因為網上的新聞想不開尋短見了!”

“新聞?”

沈易歡後知後覺地掏出手機,逐一看過跟她有關的新聞,臉色漸漸變得蒼白。

從她和傅驀擎的關係被扒,到她是沈家養在鄉下的私生女,再到她在高中時被拍大尺度照片,她現在整個就是一心機女的形象。

“易歡啊,你也彆想太多,我來就是告訴你,這事公司已經在處理了……”

段**所謂的公司,當然是指現在的奇聚影業。

他還要再勸,沈易歡倏爾道:“傅驀擎呢?他有說什麼?”

“呃,他……”

沈易歡懂了,她自失一笑:“知道了,他什麼也冇說。”

替她說話就等於是否認自己出軌,可日後要是跟她離了婚再回頭娶駱毓,那就是自打臉!

他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所以當然不會開口,尤其是替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