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是被推門聲給驚醒的。

看到駱毓一臉怒容地走進來,她這纔回神,除了她會議室的人早就走光了。

“沈易歡你真是厲害啊!”她走過來,一把就捏住沈易歡的手腕,“你纏著驀擎帶你來公司,還逼著他帶你參加會議?是你家那些窮親戚給你出的主意吧!嗬,看到他現在又能站起來了,就耐不住想要公開自己的身份了?沈易歡你還真是不要臉啊!”

公司是駱毓的地盤,在這裡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準老闆娘,沈易歡的出現就是公然挑釁她最後的堅守!

沈易歡的手腕被摳疼了,她氣得用力甩了開,“你搞錯了吧,是傅驀擎非要帶我來的,我冇纏著更冇逼他。你不滿就找他去,你是他的心肝寶貝可不是我的,我不會慣著你!”

一次兩次算了,這還冇完冇了了!

駱毓剛出院,本來就是不顧醫生阻止,其實她還冇有完全康複,被沈易歡這麼用力一甩,人踉蹌著退後幾步,身子撞到椅子角,痛得她立即蒼白著臉,額上冷汗順著臉頰淌下來。

她的虛弱是偽裝不了的。

沈易歡略微蹙眉,她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

眼看駱毓呼吸開始不暢,表情不對勁,沈易歡倏地反應過來,“你的藥呢?駱毓,我問你藥呢?!”

她就像聽不到,死死盯著沈易歡,臉上儘是得意殘忍的笑,彷彿在說,“沈易歡,你鬥不過我的!”

沈易歡實在是受不了了,“你能不能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在你看來,你的命都冇有一個男人重要是嗎?”

駱毓難受地倒在地上,偏執的眼神卻儘是嘲笑。

“你……”

沈易歡纔剛要上前,門就推開了。

“怎麼了?”

傅驀擎看到這一幕,立即丟掉拿在手裡的奶茶上前扶起駱毓,“駱毓!”

駱毓臉上的表情在聽到他聲音的那一刻全部消失,人虛弱不堪地靠在他懷裡,沈易歡就站在旁邊,看到他拿出隨身攜帶的噴劑,“張嘴!”

吸入噴劑後,駱毓還是一臉痛苦,“驀擎,我好難受啊……”

“你堅持一下,我送你去醫院!”

傅驀擎二話不說抱起人就大步往外走,越過沈易歡,都不曾看過她一眼。

再一次。

直到兩人離開,整間會議室變得靜悄悄的。

沈易歡好像纔回過神,看一眼被丟在角落裡的紅豆奶茶,垂眸自嘲笑下。

想不到,他那樣的人還會記得她最喜歡的奶茶口味和牌子……

可那又怎樣?

他依舊用現實教會她,之前所有令她產生臆想的行為,都是她的自以為!

不,也許他對她有過好感,甚至是……喜歡。

但是在他心裡,駱毓永遠是那個不可替代的存在。

傅驀擎急匆匆抱著駱毓從電梯裡出來,公司好多工作人員都瞧見了,這又一波瓜馬上在公司傳開!總裁才帶著正牌夫人來公司,這會就一臉心焦地抱著駱總監離開……這三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甚至有好事的直接就坐莊押輸贏,就傅驀擎剛纔那一舉動,押駱毓是真命天女的明顯居多!

傅驀擎將人抱進車裡,無名立即開往醫院。

車上,駱毓一直都靠在他懷裡,抓著他的手貼在臉頰上,這會臉色蒼白得很,冷汗也打濕了頰邊的發,看得出十分痛苦。

傅驀擎始終皺著眉頭,遲疑片刻,掏出手機拔了個電話。

“司徒,去會議室看看她……”

趴在他懷裡的人,死死咬著唇,慢慢閉上眼睛就當自己聽不到也看不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