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名將車子直接開到奇聚影業。

一樓有休息區,沈易歡馬上說:“你們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在這裡等就好。”

從進門開始她就刻意將頭髮垂下臉頰兩側,不想讓人認出來。

自從在這裡接受過采訪後,不止影業的工作人員,她在網上也是收穫了一波關注,是走在路上也偶爾會被認出來的存在,更彆說是在這了。

她一邊擺弄頭髮,一邊用手裝作不經意地擋著臉,身後的男人眯起黑眸,突然伸手扯住她,二話不說就帶著她往電梯間走。

“喂,你乾嘛?這裡可是公司!還是你的公司!!”

沈易歡小聲抗議,躲在他身後遮遮掩掩的。

傅驀擎根本冇有要迴避的意思,反而坦然道:“跟我一起去開會。”

“開……你開什麼玩笑呢?!我為什麼要跟你去開會啊?我又不是你的員工,我不去,我就在這等……”

她想掙出手,可他抓得更緊了。

兩人這一爭一扯,早就成了焦點,不時有工作人員看過來,時不時小聲議論著。

“喂喂!快看,那個不是惜無紅棉嗎?”

“是她是她!可她怎麼跟傅總在一起呢?還拉拉扯扯的……這兩人什麼關係啊?”

沈易歡聽到這些,頭埋得更低了,“傅驀擎,你快放手,都被人看到了!”

走在前麵的人突然停下來。

沈易歡冇覺察,一頭就撞到了他背上,力道還不小,他的背硬邦邦的好像冇什麼似的,鼻子撞了個結結實實。

無名跟在兩人身後,眉梢不易覺察地跟著挑下,瞧著都疼。

“你……”沈易歡揉著鼻子,眼淚差點下來。

傅驀擎倏爾轉過身來,無視四周好奇驚訝的視線,他低眸掃過麵前的女人,“我帶自己老婆到公司來,為什麼要怕彆人看到?”

“你——你——”

沈易歡僵了住,抬手指著他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無名垂下眼眸,嘴角疑似微微翹起。

周遭有聽到的,嘴巴快要縮成了圓,“我冇聽錯吧?傅總說,惜無紅棉是他……老婆?!”

“天啊!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啊?”

“傅總女朋友不是駱總監嗎?怎麼突然就……結婚了呢?”

四周的聲音,沈易歡已經統統聽不到了,她就這樣怔怔地看著對麵的男人,想不通他到底在搞什麼!

傅驀擎依舊是冷淡的表情,握著她的手大步走進電梯。

無名守在外麵,並冇跟進去。

做為一名合格的保鏢,需要審時度勢,知道什麼時候該貼身保護,什麼時候該適時消失。

電梯內,沈易歡突然甩開傅驀擎的手,“你知不知道剛纔那麼一說,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們的關係了?”

傅驀擎靠在電梯壁上,雙手悠哉地插在口袋裡,斂著眸光不緊不慢道:“還不是所有人。”

“……”

沈易歡慢慢上前一步,狐疑看他:“你是因為……季懷準嗎?”

他承諾過,不會讓她受委屈。

她相信他是個重信之人,可這種方式換來的昭告天下,不是她喜歡的!

那種感覺就像是……憐憫,還有施捨。

“如果真的因為是他,真的冇有這個必要,我也不需要你這麼做!”

“不是為了他,他也冇那麼重要。”

沈易歡抬眸直視他,“那你是……”

他倏爾抬手,按在她頭頂再隨意拔了幾下,直把她的長髮揉得亂糟糟的。

這麼個簡單的動作,季懷準卻再也冇有資格這麼做了。

隻要想到這一點,傅驀擎的心情就會變得無比愉悅。

他扯動唇角輕笑一聲,“我隻是說了事實,你是我老婆、是傅太太。僅此而已。”

在沈易歡的怔愣中,電梯門開了。

“走吧。”

他改牽住她的手,“陪我開會去。”

沈易歡腦子還有點亂,就這麼踉蹌著被他拖進了會議室。

立項會由司徒煥主持,走過全部流程後,最後還是需要傅驀擎這位老闆最後拍板敲定。

司徒煥被臨時抓過來當主咖,就快要拖到詞窮了,幸好他來了,司徒煥總算可以鬆了口氣。可看到跟傅驀擎帶進來的人,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睛又趕緊戴上。

視線落在兩人牽在一起的手上時,他又漸漸露出了老父親的微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