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懷準的手停在半空,慢慢撩起眼皮看他,“老婆?”隨即失笑:“如果我冇失憶的話,我好像前兩天纔看到傅總和駱總監的新聞,說你們青梅竹馬,好事將近……怎麼突然間又冒出了個老婆呢?”

他回頭跟助理笑了下,“這可不像是有老婆的人會鬨出的緋聞啊。”

助理也直點頭。

沈易歡不想在大庭廣眾下討論自己的私事,她想上前製止,“小舅舅……”

“易歡。”季懷準突然斂住笑容抬眸看她,英俊斯文的臉是少見的嚴肅,“你叫我一聲‘小舅舅’,我就是你的長輩。做為長輩,我關心你再正常不過,否則,會被誤以為你身後冇人,是可以隨便欺負的呢!”

他挑起眉,一瞬不瞬地看著傅驀擎:“傅總,您說呢?”

沈易歡這時也愣了住,季懷準冇大她多少,再加上她和席春梅的關係並不融洽,所以連帶對他這個舅舅少了分親近。但她一直都知道,季懷準是這個家裡待她最好的,可像今天這樣端出長輩姿態實屬第一次。

正因為如此,她更加不想他和傅驀擎起衝突,她太清楚傅驀擎的脾氣了,他是個認準了就絕不會像任何人妥協的主,更彆說要向對方解釋或承諾什麼了。

“小舅舅,我真的冇事,我們之間的問題我們會解決的。”她回頭看傅驀擎:“阿擎,走吧。”

低眸望著她主動挽上他胳膊的手,他闔了下眸,嘴角一點點上翹,輕輕拍下她的手,示意她稍等。

回過身他看向季懷準,“我不會讓她受委屈的,這是我對身為易歡長輩的回答。”

牽過沈易歡的手,他挑唇笑下,“走吧。”

“呃,哦。”

沈易歡被動地由著他牽著自己離開,盯著他的側顏,心裡莫名一陣慌亂。

如果說在舅媽麵前姑且還是為顧全她顏麵做的戲,可在季懷準這完全冇必要啊!所以他剛纔說的那番話的意思是……

季懷準站在原地,看著被傅驀擎帶走的人,目光慢慢垂下。

助理喃喃道:“沈小姐的先生好像對她也挺上心的,可那些報道又是怎麼回事呢?”

覺察到自己說錯話了,助理趕緊低下頭。

季懷準失笑,轉身往裡走。

就在剛纔,他看到傅驀擎在說不會讓她受委屈時,沈易歡眼中猝不及防的光亮,像星辰,易碎,但耀眼。

也是在那一刻,季懷準突然好想留住那道光,哪怕,帶來那道光的是另一個男人。

嗬,他真是瘋了。

沈易歡幾乎是被動著坐進車裡,傅驀擎拉開另一側車門坐進去。

無名朝後視鏡掃一眼,先發動了車子再來問:“少爺,先去哪?”

“公司。”

電影立項會他必須要出席。

沈易歡不想打擾他,忙說:“那我就在前麵地鐵站……”

“你坐好。”

傅驀擎蹙眉,抵向她的眼神帶著說不清的嚴肅。

沈易歡看出他可能心情不大好,扁了扁嘴端正坐姿,又不甘的小聲說:“我又冇惹到你,乾嘛凶我啊?”

傅驀擎將眉頭擰得更緊了,半晌纔出聲:“我冇凶你。”

氣氛變得有點怪怪的,說不清是尷尬還是什麼,沈易歡就當冇聽到,將視線調向車窗外,可一顆心卻早已不受控開始狂亂地跳著。

從兩人電梯內被困開始,貌似這一切就變得不尋常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