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電梯,電梯下行時猛地顛了兩下,沈易歡嚇一跳,還不及她做出反應,就被人拎著領子扯過來,背在那一瞬間抵在牆壁上。

電梯猛地靜止不動了,同一時間,傅驀擎迅速做出應對,所以下行樓層都按了個遍,接著故障電話被接通。

傅驀擎沉著地複述了下現在的情況,工作人員表示隻是個小故障,馬上會派人維修,讓他們保持冷靜。

意識到電梯真的出了故障,沈易歡還有點發懵。

不是吧,這麼狗血的情節居然還會在現實裡出現?!

電梯此刻停在十八層。

不是很吉利的數字。

她刻意收回視線,不經意抬眸,視線對上旁邊的人。

以為她在怕,他挑下眉,“商用電梯的安全性要高於民宅,不用怕。”

沈易歡點下頭,“嗯。”

兩人同於一個封閉空間實在太尷尬,沈易歡總是刻意迴避著視線,傅驀擎乾脆坐在地上,長腿隨意支起一條,胳膊搭在上麵,懶洋洋地半闔著黑眸,好像在看著她,又好像不是。

她穿著高跟鞋站在那,站得久了腿就有點發抖,他漫不經心地脫下西裝外套,鋪在身旁空地,抬手落上去拍了拍,示意她坐過來。

她嘴硬,“不用了,我不累。”

他蹙眉,不明白她口是心非個什麼勁,“要我過去扛你過來嗎?”

沈易歡沉默一會,最後還是走過去坐在他的西裝外套上,小聲說了句:“謝謝。”

他偏下頭隻消瞥一眼就能看到她的臉,的確是很漂亮的一張臉,五官完美到無可挑剔,隻是垂著眸,表情仍是不自在,身體儘量朝另一側挪。

傅驀擎慢吞吞地滑低身子,頭直接抵在她肩上,慵懶出聲:“累了,歇會。”

沈易歡怔在那不敢動,從他靠近那一秒開始,兩人之間那些纏綿的畫麵,就不受控地浮現出來,一幅幅一幕幕,惹得人臉紅心跳。

她表麵佯裝鎮定,心卻跳得厲害。

原本靠在她肩膀上的人,突然將臉頰貼上她胸口……

“你乾嘛?”

她一慌,想也不想就要推開他。

傅驀擎抓住她的手腕,手狀似無意搭上她的脈搏,掀眸看她似笑非笑道:“跳得這麼快啊?”

沈易歡臉上表情更不自在了,她連忙調開視線,“這方麵我當然不及傅總經驗老道,會緊張也是正常的。”

他完全就是下意識地伸手捏捏她的臉,就像以前一樣。

“我更喜歡你說我在床上有經驗。再說了,我們在一起什麼冇乾過,這會還害羞上了?”

“你……”沈易歡推開他的手,嗔怒地瞥他一眼,“我們都解除合約了,還是保持點距離比較好。”

傅驀擎的臉上又不悅了,冷著聲音道:“我隻是答應讓你搬出去。”

自始至終,隻是合約解除,不代表他同意分手。

“那還不是一個意思。”

她故意用平淡的口吻說,就好像離開他本來算不得什麼大事。

臉頰倏的又被捏住,嘴巴特彆喜感地嘟成金魚嘴,變得陰鬱黏膩的視線毒蛇一樣纏上她,“容我提醒你一聲傅太太,我們還是合法夫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