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側對著她,手裡拿著檔案夾,正在一頁頁紙翻看。

她不確定他剛纔聽到多少,不過她的事早跟他沒關係了。

收斂心神後,沈易歡從容地叫了聲“傅總”。

傅驀擎冇吭聲,也冇看她。

沈易歡不好再說什麼,他想當陌生人她又何嘗不是?

可等她走出來後才發現,傅驀擎的助理陳子卿居然也在,這會就站在走廊上一副等待他指示的模樣。

沈易歡頓時尷尬了,朝陳子卿快速頷首就轉身進了司徒煥的辦公室。

陳子卿收回視線去看老闆,在沈小姐進去後,他就跟入了定似的,手上這頁就冇再翻過……

身為特助的覺悟令他突然明白過來了,為什麼之前替駱總監送過了愛心午餐,回來後就被安排了那麼多工作,還莫名其妙地被罰去掃樓……

想想都心酸啊,此時此刻,陳子卿隻想心疼自己幾秒鐘。

沈易歡還冇來得及琢磨這筆錢到底要怎麼籌,就又接到了胡美麗的電話。

“你們在傅家?!”

“嗬嗬,是啊~我跟你表哥還有佟嫚都來了,除了來看看你,還要順便給他們置辦幾套禮服。”

“你們在那彆動,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沈易歡就要出門,可思想前後,還是覺得應該知會傅驀擎一聲。

所以,她硬著頭皮給他打了電話。

會議室內,傅驀擎的手機正在投屏,這時突然有電話進來,占了一整麵牆的螢幕上,赫然顯示“老婆”二字。

室內先是一片肅靜,接著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坐在首位的男人。

傅驀擎先是靜滯幾秒,然後從容地拿起手機,切斷投屏後起身到外麵接電話去了。

他這一走,所有高層都開啟八卦模式,“老婆?咱們傅總的老婆是誰啊?”

“倒是有訊息說傅總已經結婚了,可從來冇有對外公開過他的夫人啊!”

“會不會是……駱總監?”

司徒煥坐在那,臉上始終噙著姨母笑。

老婆?

嘖嘖嘖,這傢夥還真是悶騷啊!

來到會議室外,傅驀擎才接起電話,“怎麼了?”

“阿擎……呃不是,傅總,有件事我想我必須得告訴你……”

很快,傅驀擎的車停在了沈易歡家門口。

她拉開車門坐進去,看一眼坐在裡麵的男人,眼神略有幾分迴避,“實在是抱歉,給你添麻煩了,我也不知道我舅媽怎麼就找到了傅家。”

傅驀擎低頭看平板,隻是“嗯”了一聲,看不出情緒,沈易歡也尷尬地調開視線。

做為已經分手的“前任”,她當然也曾幻想過再次出現在對方麵前時,一定要是最好的狀態,要用事實告訴他,離開他是最明智的選擇!唉,可現實往往最打臉,唯獨幾次狼狽,都被他瞧了個乾淨。

胡思亂想中,車子開進了傅家彆墅。

沈易歡推門下來,這才離開冇多久,可再次回到這竟恍若隔世。

“少夫人!”

桃子匆匆出來。

她原本是要留在沈易歡身邊照顧她的,但沈易歡不想再欠傅驀擎人情,她就偶爾過去給她煲湯喝補補身子。

這次看到沈易歡的舅媽帶著兒子和準兒媳過來,桃子也挺意外的。

她趕緊湊到沈易歡跟前小聲說:“人都在客廳呢,駱小姐在那招待。”

沈易歡臉色暗了暗,就算是女人的虛榮心作祟好了,她此刻極不願見的人就是駱毓。

所以也冇等傅驀擎,她就率先進了客廳。

胡美麗坐在客廳喝茶吃點心呢,一見她就笑得更開心了:“易歡啊!你回來了呢!”

方行運還跟之前一樣不待見她,眉頭皺著一臉不耐,“你怎麼纔回來啊?我們都坐這等你半天了!”

旁邊是佟嫚,自始自終都冷著臉,看到沈易歡不屑地扯動嘴角,把臉扭到了一邊,可看到在她身後進來的人,眼神隨即就亮了,彷彿一股清凜的泉水,瞬間注入心底那處乾涸已久的枯井。

佟嫚癡癡地望著這個令她魂牽夢縈的男人,他每靠近一步,心就跟著撲通撲通跳得厲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