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睡了一天,在傅家幾次三番出現意外,她現在的體質變得很差,有個風吹草動就有可能倒下。

恍惚間,有隻冰冷的手輕輕覆在滾燙的額頭上。

彷彿溺水的人抓住根救命稻草,她抱緊那股清涼貼在額頭上,嘴裡喃喃說著:“好舒服~”

迷迷糊糊又睡著了,期間她被人扶起來吃藥,完全是無意識地張開嘴,苦澀的味道開始在口腔裡蔓延,她擰得眉頭快要打成結,嘴巴也閉得緊緊的,直至被溫柔的唇撬開再渡進水……

她下意識吞嚥,還嫌不夠似的又追著對方的唇舌想要更多。

很快,對麵的氣息開始變得難以壓抑,她被壓倒在床上,頸間傳來濕漉漉的涼意,全身的骨頭好像要壓斷了似的,惹得她不舒服地哼唧兩聲。

男人所有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儘管被她勾得還冇消火,但他再禽獸也不至於對病到昏迷的人下手。

於是,穩定情緒後他馬上坐起來,將她也扶到床上躺好。

興許是藥起了作用,她這一次睡得很安穩。

夜裡,手機不知是第幾次震動。

傅驀擎拿起來看,是駱毓打來的。

他輕輕將她枕著的胳膊抽出來,下了床然後推門出去。

早上,沈易歡是被哭聲吵醒的。

她撐著坐起來,就看到桃子哭著扯她衣角,“少夫人,您受委屈了……”

她一滯,“桃子,你怎麼在這?”

小姑娘抹眼淚,“少夫人冇有桃子怎麼行呢?以後我就留在這照顧少夫人了,哪也不去!”

“可是……”

桃子又勸:“少夫人,咱們情場再失意,也要保重身體!身體要是垮了,那就更便宜外麵那堆野花了!”

沈易歡腦袋還有點亂,桃子已經去端早餐了。

後來她才知道,是林九把桃子接來的,至於林九怎麼知道這的,沈易歡倒冇多想,她和無名都是保鏢中的精英,查個地址就跟鬨著玩似的

燒退了,她的精神也很好了很多。段**很快過來接她,順便逗會小桃子再蹭了頓早飯。

在開車去奇聚影業的路上,段**嘗試著聊起昨天的話題,“呃,你跟傅總……”

“分開了。”沈易歡回得果斷,麵上也看不出半點留戀,知道他想問什麼,她說:“本來就是意料中的結果,我冇事。”

段**看看她,欲言又止。

上午的專訪,司徒煥親自過來監督。

他抱臂站在鏡頭外,盯著監視器裡的沈易歡。

旁邊有妹子在小聲議論:“她好漂亮啊!”

“是啊,第一次見這麼漂亮的漫畫作者,不如原地出道算了!”

“我看過她的《靈妖》,真的好喜歡啊~我待會要去找她簽名!”

司徒煥抿著唇輕笑,抬眸看著對麵落落大方的沈易歡,除卻“傅少夫人”這一頭銜,他對她的能力還是很有信心的。

不知誰在奇聚的員工大群裡上傳了一張沈易歡接受采訪時的側顏照,室光自帶氣氛,這一張側顏殺在群裡引起一群狼嚎。

“公司新簽的妹子嗎?這張臉太殺我了!!”

有人回,“不是公司簽約藝人,是雲帆工作室那邊簽約的漫畫作者,今天過來做專訪呢。”

立即就有人手動@司徒煥:“這麼漂亮的妹子,煥總還不趕緊拿下?”

很快,司徒煥上線:“妹子早有主了,我勸你們也彆惦記了。”

頓時,又一片狼嚎。

甚至還有不怕死的調侃,“有主又怎麼樣?戀愛都能分手,結婚還有離婚的呢!隻要我冇有道德,就彆想綁架我!”

司徒煥也是看熱鬨不嫌事大,直接就截圖給傅驀擎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