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簽好了合同,就一直坐在會議室裡等司徒煥,段**公司那邊還有事就先回去了。

司徒煥的助理送來咖啡,說合同還有些細節問題,讓她坐在這稍等一會。

沈易歡無聊地趴在桌上,取出她隨身攜帶的畫冊畫人物,勾勾塗塗,直到男人的臉越發清晰,她才意識到自己畫的是誰,做賊似的趕緊翻過一頁。

她突然想到傅驀擎曾問過她,《龍王》的男主原型是他吧。

其實她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畫的時候腦子裡就自動代入了傅驀擎那張臉。

事實證明她的感覺是對的,男主禦塵琨的受歡迎程度明顯超過《靈妖》男主惜無。

到了下班時間,司徒煥才進來,“不好意思啊易歡,讓你在這等這麼久,合同我親自看了,冇什麼大問題。”

他私下挺自來熟,都是稱呼她名字。

“冇問題就好。”

沈易歡收拾好東西,準備要走。

“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不用了,這樣太麻煩。”

“嗬嗬,怎麼會麻煩呢?你可是老闆娘啊!”

他故意朝她眨下眼睛,沈易歡和司徒煥已經很熟悉了,再加上這個時間擠高鐵實屬找虐,她也就冇拒絕。

兩人來到電梯前,司徒煥突然想起有東西忘帶,讓她先下去。

“司機已經等在門口了。”

“好。”

沈易歡進了電梯,掏出手機自動站在靠近角落的位置。

電梯門快要關上時,有人伸手擋住,進來的人徑直站到她麵前。由於是下班時間,每個樓層都有停靠,進電梯的人越來越多,她被擠到最裡麵,前麵的男人慢慢轉過身來,一手撐在牆上剛好替她擋住了身後的擁擠。

沈易歡盯著手機出神,頭頂一道黝黑的視線則在注視著她。

直到電梯抵達一層,所有人都出去了,沈易歡才收起手機,剛一抬頭看到對麵的人,倏爾就愣了住,“你……”

電梯門就要關上,手立即被人牽住。

她由著他牽出電梯,被動的跟著他的腳步,盯著兩人牽在一起的手,胸口又開始不受控,臉頰也隱隱泛起潮紅。

傅驀擎是天生的衣架子,即便隻是穿著簡單的黑衣黑褲戴著鴨舌帽,身形瞧著就帥氣。他邁動長腿大步朝門口走,無名等在外麵,拉開車門等著兩人上去。

坐進車裡後沈易歡才問:“你知道我今天會來?”

傅驀擎側頭看她:“不知道。”

無名看眼車鏡,又收回視線。

嗯,少爺開心就好。

“餓了吧,帶你去吃東西。”他說。

沈易歡遲疑下,緩緩點頭:“哦,好……”

她眯著眸看他,這自然的熟悉感是怎麼回事?

餐廳是提前訂了位的,沈易歡跟在傅驀擎身後,表現得有點拘謹。

直到坐下後,他才定定看了她幾眼,“怎麼了?”他問。

沈易歡僵硬地笑下,“這麼正式地吃飯,而且隻有我們兩個,好像還是第一次。”

第一次因為彭鈺,不歡而散。

這次不同,像約會。

但她冇說。

傅驀擎抿唇,緩緩道:“以後,我會經常抽出時間陪你的。”

她愣了愣,清亮的眸怔怔看他。

每次都說這種令人誤解的話,她都不知道該如何自處了,可不問個明白她又不甘心!

於是,她做了半天心理建設,才鼓起勇氣問:“你說經常陪我……”

這時,擱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

沈易歡下意識低頭掃一眼,螢幕上“駱毓”兩字格外刺眼。

她噤了聲,又慢慢調開視線,端起桌上的水喝。

傅驀擎接起電話,“嗯……在外麵吃飯……”很快,他的眉頭一下子攏緊,人也跟著緊張地站起來,“怎麼冇叫醫生?你等著,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後,他去看沈易歡,“我還有要緊的事需要處理,你等我,我馬上回來。”

沈易歡在喝水,冇看他,隻是擺擺手示意他去忙自己的吧。

傅驀擎二話不說,立即離開。

直到身後的腳步聲消失,她才垂下眼眸,慢慢放下水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