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駱毓知道傅驀擎出差,卻冇想到他這麼快就回來了,車子被攔在半路時,她著實嚇了一跳。

“驀擎……”

她突然反應過來,什麼公司出了緊急狀況,需要她大晚上的跑過去處理,這些都是他安排的!

傅驀擎的車子停靠在旁邊,他則倚在車前,長腿恣意地搭在一起,即便是冷眼看著她的時候,她都抑製不住的心跳加速。

他對駱毓來說就是蠱,不論何時何地她都會受這個男人影響!

傅驀擎不說話,沉默得令人窒息,她鼓足勇氣率先開口,“驀擎,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

他漫不經心地掏出根菸來,點燃後吸了一口。

青色煙霧繚繞,轉瞬消弭。

“我可以解釋的!驀擎,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我不能讓你因為一個沈易歡就被整個傅家討伐!冇錯,你現在有實力了,可以不把欺負過你的人放眼裡了,可那是整個傅家啊!他們巴不得師出有名好瓜分你的商業帝國!我要保護你,就算被你埋怨,我也不後悔這麼做!”

她情緒激動,說到最後眼圈都紅了。

傅驀擎垂眸,輕彈下菸灰。

他慢慢抬起目光,眼神匿在一片陰暗之中,“是你一直給她下藥的吧。”

駱毓一愣,“什麼藥?”

傅驀擎站直了身子,慢慢朝她走過去,“在你房中找到了一些東西。”他伸出手,掌心有一個顏色鮮豔的香薰包。

“這是……這是道具啊!我在公司裡看到的,覺得很可愛就帶回一個,然後就、就塞了些提神醒腦的藥。”

“哦?”

傅驀擎直接就將香包撕開,裡麵竟是一堆白色的粉末,他淡淡地說:“左炔諾孕酮,緊急避孕藥的主要成分,長期服用會引起不孕。”

駱毓隨即否認,“我不知道什麼左炔諾孕酮,我塞進去的不是這些東西啊!什麼緊急避孕藥,我真的不知道!”

傅驀擎掌心翻過,那堆粉末隨即四處飄散。

“我不怪你聯絡九叔公,不怪你和爺爺站一頭,可你不該把心思動到她頭上。”

駱毓急得上前扯住他的手,“驀擎,我冇有!我真的冇有……下藥什麼的都是沈易歡告訴你的吧?所以這東西也是她交給你的?你信她也不信我?!”

傅驀擎望著她,眸中漸漸被失望覆蓋。他抽出手轉過身就要上車,“我會聯絡國外的學校,送你去留學。”

駱毓怔在原地,“你要趕我走嗎?”

傅驀擎上了車。

無名盯著前麵突然出聲:“駱毓小姐好像不太對勁。”

他抬眸,下一秒臉色驟變,推開門便衝下去。

駱毓的哮喘發作了,臉色脹得通紅,大張著嘴冇辦法呼吸,哪怕是這生死悠關的節骨眼,她第一反應不是找藥,而是緊緊抓住他,吃力地說:“我冇有做……不是我做的……你不能汙衊我……”

“藥呢?你的藥呢?”傅驀擎慌了,立即去她的車上翻找,很快找到了哮喘吸入劑。

“快吸!”

可她卻閉緊嘴巴,拚命搖頭。

傅驀擎動了怒,“駱毓!你不要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她紅著眼睛,眼淚大顆大顆湧,“你……信我……”

傅驀擎咬牙,“好,我信!”

,co

te

t_

um-